手机 个性商城
啧啧推荐
粉丝:21029 话题:8296

【卡莱/莱修】来自远方

发布: 2017-09-10 人气: 105 回复: 65

嗯这里白零,可以称呼我零号。

兼更两篇文不知道还有谁能做到。。。

其实楼主本人是莱修党。。。不过当然也可以当卡莱文看。一瞬间的脑洞自己填了。
主布,
随时可能弃注意。卡莱文倒是第一次写不喜勿喷。
可能会有ooc请注意
另外,如果写完了BE不解释(好久没BE了最近吃了不少刀子想报复一下)

相关推荐

Chapter 1:
在夜色笼罩下,一座小镇矗立在冰冷的河岸边。
一个裹在黑斗篷里的少年动作灵巧地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终于找到了一家旅店。
——自从家族灭亡后,这是他逃亡的第三天了。
他父亲临死前告诉他,要他去怀特镇,找外号叫讠且咒之子的一个人,他可以和他一起打败威斯克。
...不是蛮好听的外号啊。
现在除了逃亡,他又多了一项任务。
“请问,”语气虽冰冷,但也不失礼貌,“有人听说过讠且咒之子吗?”
热闹的旅店一下子安静下来,人们都惊愕地望着这位衣衫褴褛的少年。
许久,正当黑发少年等得不耐烦了想转身就走时,一个人开口了。
“这位先生,”他说,“您找他干什么呢?”
“我要去怀特镇找他,如果有人先前听说过他,当然再好不过了。”
“那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他生下来就带着讠且咒,”——听得布莱克皱了皱眉头——“还有,您刚才说您要去哪?”
“怀特镇。”
那人听了瞬间脸色大变,“你去那里干什么?!”他惊恐地说,“那现在瘟疫横行,死尸遍地,
# 沙发
(iPad老是抽)
“那现在瘟疫横行,死尸遍地,是活生生的人间炼狱啊!”
布莱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想退到墙角,却听见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如果你想去怀特镇,为什么不去找卡修斯呢?”
“对,就是他。已经在这逗留了几天了,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我敢打赌,他肯定会愿意带路的,到时候小心连尸体都没剩下吧......”
“......”看来大家都对这位Cassius意见挺大呢(以后用英文写人名)。
Black退到墙角,沉默地望着喧闹的人群。
“怎么,刚才是在说我吗?”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
Black一惊,这才发现,在阴影的掩护下,墙角还坐了一个人。
他蔚蓝的眼眸清澈如同河水,明亮如同水晶,皮肤非常白暂,似乎根本没有经历过各种打斗,没有经历过岁月沧桑。
“你就是...”根据塔刚才说的话,Black小心地做出了判断,“你就是Cassius?”
“是啊。”Cassius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像午后和煦的阳光,照进Black已经被阴影覆盖的心灵。
“那么...”他问,“可以带我去怀特镇吗?”
“你去那干什么?”
“找人。”
“谁?”
“外号叫讠且咒之子,你听说过吗?”
是Black的幻觉吗,Cassius的眼神突然一凛,笑容也从俊美的脸上褪下了。
“...听说过。”他轻声说,“不过是很久的记忆了。
“好啦,我们明天就启程去怀特镇,正好我也要去那。”他起身,轻快地说,“请问尊姓大名?”
“叫我Black就可以了。”
“好的,晚安,我的朋友。”
# 板凳
嗨嗨嗨嗨嗨
# 地板
(进展很快吗?老毛病又犯了。。。)
Chapter 2:
天蒙蒙亮,就有嘚嘚的马蹄声从尚未醒来的镇子里传来。
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在晨雾的笼罩下,策马奔腾,飞奔在广阔的草原上。
从这里到怀特镇的路程大概有五六天,途中会经过一个同样在闹瘟疫的镇子。
只是出发的时候就连先前那个镇子也没有草药,途中就更别说了,四面八方都是草,就是少了一个药字。
他们骑马连跑了两天都没有休息。有时Cassius会一个人去找找草药什么的,一连几小时都不见人影。待Black等到不耐烦想去找他时,他就若无其事地突然出现。
第三天,他们继续前行。
大草原一望望不到尽头,使人有一种在兜圈子的错觉。但是Black不慌不忙,他多次面对过这种情况,早已习以为常。有Cassius这个令人放心的向导,根本不用担心迷路。显然他已经多次在草原上游荡过。
这天,他们找到了这个镇子。
空气中弥漫着腐臭,他俩在几十米外便闻到了。
这代表死亡的气息。
“......”Black和Cassius一言不发地下马,望着不远处一个模模糊糊的小镇的阴影。
显然已经荒废多时。
# 6
从这层开始,请勿插楼谢谢
# 9
谁来告诉我贴吧翻页要登录肿么破QAQ
# 11
尽管如此,他俩还是走进了这个镇子,看看有没有活人。空气中弥漫的恶臭让Black感到万分厌恶,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忍住想捂鼻子的冲动。
每走几米就看到几具暴露在外,腐烂多时的死尸。死相各不相同,像是突然病发倒地的。可见这个瘟疫的威力。
头顶上依旧灿烂的烈阳,似乎在藐视生命的卑微,嘲笑生命的脆弱。
两人默然无语,这么走过了几段路。
突然,Cassius猛地停了下来。
他突然的动作让Black微微吃了一惊,也停下了脚步。
“Cassius?”
“……”
Cassius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盯着一户人家的窗户。
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就可以看见窗户里的情景。
窗子非常大,上面落满了灰尘,还打开着。里面有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一家三口,都是被利刃穿胸而死。胸口各有一个大而狰狞的刀伤,里面流出来的汩汩鲜血已然凝固。三个人脸上却带着睡觉时特有的安详表情,显然是在睡梦中被杀死的。
而那个小孩子,看上去只有三四岁。
Black看见了Cassius的手攥成了拳头,并且微微颤抖着。
“战火已经劫掠了这里。”然而当他开口时,语气竟出奇的平静。“瘟疫是被那些军.队带进来的。”
Black只是点点头,他知道Cassius没有家人就是因为那些军.队。但现在还是别开口的好。
他眼角的余光督到阴影里一个人影。
# 12
Chapter 3:
察觉到Black的异常,Cassius转过头,问:
“Black?”
Black似乎没听见Cassius的话,一步步径直朝那片阴影走去。
那不是人,是一个腐烂透彻的死尸,死法非常残忍,身上一直被连砍数刀,最致命的一刀在胸口处,正是心脏的位置。
这具尸体已面目全非,根本无法辨认面孔,只能从破烂的军服上辨认出这是一个军人,腰侧配着一把长剑的剑鞘,长剑握在右手手心里,已经砍出了几个缺口,沾满血迹。
他手里紧握着一张纸片,Black把纸片掰了出来,看着上面的字:
“敬爱的王:
今夜已行军去往北部的洛伊草原,预计还有三天可以到达洛伊。
路上碰到了一支敌方军.队,我们已经消灭了一大部分,可还有一小部分逃走了,可能是想去赫尔卡,请注意防范。
                                                                     第三支队 队长。”
“赫尔卡国的第三支队,是一支战无不胜的军.队。”在他旁边稍稍倾首并且与他同时读完信的Cassius说,“他们的队长却一直不知道是谁,十分神秘。”
“看来这封信写了第三支队的行军方向,十分机密。”Black说,“这个人看来是被派去送信的。到死也不肯把信给敌人。”
“是个好汉哪!”Cassius由衷地感慨道,“赫尔卡国大概是要去向洛伊国寻求援助吧。不过这貌似跟我们没有多大关系,我们就继续走吧。”
其实,Black已经偷偷把信放在口袋里。他还是有同情心的,至少要去赫尔卡国把这个消息告诉国王。不过他没有告诉Cassius。
……
天已经擦黑了,俩人也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Cassius出去四周看看,Black坐在原地,若有所思地盯着篝火。
远处似乎传来了什么声音。
# 13
Black立刻警觉地绷直了身体,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沙沙”一个差不多十一二岁的孩子跌跌撞撞地从树林里冲了出来。
Black松了口气,却觉得不对劲——
那小子竟然死死抱住了自己的腿!
“喂,你干什么?”Black说着,踢了踢腿,想吧那家伙甩开。
“有、有好大一队敌、野生怪物在、在接近这里,”那孩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他们拿着斧头,追着我不放。”
看他的神情的确是吓坏了,背上有一道吓人的血痕,再加上越来越近的低吼声,Black相信了他的话,站起来拔出了腰侧的长剑。
一个怪物从树丛里冲了出来,手里的斧头一下子朝Black砍来。
Black灵巧地一闪,顺势把剑挥向空中。剑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利索地砍下了那个怪物的头。
见同类被杀,更多的怪物从树丛里冲了出来。Black见状本想跳起来利用其中一个怪物,结果差点忘了脚下某个被吓傻了的紧抱着自己腿不放的家伙。无奈之下只好收回长剑,抽出背上的双刀。因为被钉在原地所以只能回旋着砍。
一个怪物一跃而下,挥舞着斧子砍向Black。这下他彻底忘了某个紧抱着他腿不放的猪队友,本想一跃,结果被那货一绊,朝前倒去。
怪物们见了这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铺天盖地的铁锤和斧头往Black背上砸来——
这下我们大格雷斯国的光明守护者不死也得残了。
# 14
战争场面因为写不太好所以经常是一带而过,请原谅
# 15
下一页

热门推荐

相关圈子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