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个性商城
粉丝:54600 话题:24918

【花仙文】殊途同歸/共死<曼珠沙華×吉祥>

发布: 2017-06-11 人气: 368 回复: 18

吉祥原件_副本.jpg

一切异象皆是表现

占有的爱是因

共死依旧是果


【花仙文】殊途同归/共死<曼珠沙华×吉祥>

“你我的命运皆是死亡”


嗨,这里超成熟小学生
我姓张,叫Maddy
就爱一张镇楼图
不许告诉别人哦

相关推荐

备用楼.
<一切都因为爱的占有>
未见终字勿插楼.

# 沙发
   气氛在蔓延。蔓延到拉贝尔大陆的每个角落。蔓延到了每个花精灵王的心中。大战在即。紧张的气氛已经掩盖不了了。人们察觉到了这种紧张气息,脸上个个凝重万分。
  顿时,谣言四起。其实也并不尽是谣言,也有一些人猜对了:大战在即。
  本应是充满紧张气息的花之圣殿,却乱成了一锅粥。
  椿和眠妃互相对立着,眼睛直直的盯着对方,椿的语气里包含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眠妃,你想怎样?”
“你自己知道。”眠妃回嘴道,同时护紧了自己身后的曼珠沙华。
  “大战在即,我们真的要因为这点小事吵起来吗?”椿皱了一下眉。
  “我没有错。”眠妃没有丝毫动容。
  “很好,很好,你等着。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椿的心里有些不甘心,更有些愤恨。曼珠沙华,一个伪装孤独的精灵王,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呢。和眠妃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椿不再劝阻,自己一扭身走了。
  精灵王陆续散去,就只剩下眠妃和她身后曼珠沙华。
  “曼殊,你以后绝不可以这样了。请你记住:你是花精灵中的救赎者。你是改变命运的人。”眠妃看向曼珠沙华,两双红色的眼对视在一起。
  “眠妃你什么意思?”曼珠沙华显得及其困惑。
  “应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知道。请你记住,你自己很重要。你将依靠自己,改变世界,拯救他们。”眠妃的语气里有那种自豪与满满的信任和坚毅。
  曼珠沙华不明白眠妃口中的“改变命运”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自己很重要”是什么意思,但是她总觉得眠妃说的是对的——这是一种奇异的信任感。她以前不曾对任何人有过这种情感,即使是她自己,也不曾信任过自己。
  “被人信任是这种感觉吗?”曼珠沙华心里暗暗想道。她看着眠妃,心里有说不出的温暖。但是她深深地明白,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花仙精灵王,改变世界?拯救他们?真的不可能啊。
“眠妃,我恐怕要辜负你的信任了。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花仙精灵王,并没有任何魔法来做你说的那些事。我魔法微弱、渺小,属性又与进化后的椿重合,我是整个花仙精灵王中无用的存在。”曼珠沙华伏在眠妃的耳边,对她轻轻地说道。语气中带着平静,还有一丝不被人察觉的无奈。

# 板凳
   眠妃将她拉起,双手扶住她的肩膀,使她不得不站立着。她对曼珠沙华笑笑,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可能及其诡异,但是曼珠沙华早已司空见惯。眠妃总爱在她面前笑,而且总是没有原因的笑。
  “其实你笑起来很好看的。”不等眠妃开口,曼珠沙华抢先说道。这的确是个事实。不过,这一次的笑好像有点不同于寻常。曼珠沙华没有发现这一点。
  “不过没有人来看也是一种悲哀。”眠妃的眼在瞬间黯淡下去,但又马上恢复,“其实你也应该多笑笑。你笑起来真的要比现在好看的多。其实你不笑也没有关系,在你改变这里时,你会笑的。”
  “不,眠妃,这不可能。我……我微不足道。”曼珠沙华把眠妃的手推开,用自己的手来回揉搓着已经酸痛的肩膀。
  “既然你还不相信,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到时候,让事实证明吧。”眠妃眼中满是柔情。说罢,便独自一人离开了花之圣殿。在即将看不到曼珠沙华的时候,她回过头来,向曼珠沙华高声说道:“同时不要忘了有一个词叫做歧途同归。”曼珠沙华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或许可以猜到,但又不想承认。
  眠妃刚一走曼珠沙华的脸色就阴沉下来“她不会知道了吧?不,这不可能。如果她知道了,她……万事皆有可能。我……我拯救这里是不是也有可能?……不,曼殊沙华,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
  曼珠沙华太过于沉溺,就连吉祥来到她面前都没有发现。吉祥伸出手,问:“曼珠,你怎么了?”曼珠沙华猛地抬起头,吉祥惊讶,把手抽了回去。吉祥看着曼珠沙华眼睛里的迷茫,心里泛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没事,没事。”曼珠沙华搪塞着,极力躲避着他的目光。
  吉祥是个医生,医生的目光几乎比任何人都要灵敏,这句话既适用于手术台,又适用于各种各样的人。吉祥很会察言观色。他很明白:曼珠沙华有事情瞒着他,而且一定是大事,否则曼珠沙华也不会不敢看他的眼睛。她在心虚。
  吉祥深谙曼珠沙华的性格,没有逼问她什么,只是一直沉默而已。
  最近这几天过的及其快,一眨眼便过了,连曾经的幸福生活都没来得及再享受一遍,就要迎向死亡。但是他们必须肩负责任,他们是花仙精灵王。


# 地板
  曼珠沙华在这几天,用吉祥的话来说,极其颓废。她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不吃饭,也不睡觉,一味的盯着天花板发呆。
  期间也有很多精灵王来到她窗外劝说,但是依旧无果而终。仿佛曼珠沙华已经死去了一样,他们知道她在听,她却不理会他们。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眠妃却笃定地告诉他们:“大战那天,一切都将揭晓。”他们看上去现在没有办法,只能相信,但他们早就明白一切都会在大战那天揭晓的。这是命数。他们无法逃避的命数。他们早就知道,但依旧没有做好准备,事实上,他们永远也做不好准备。
  三天,一转眼。“希望我们可以活着回来。”在眠妃这样的祝福语下,众花精灵王踏上征程。
  “希望与失望者踏上征程。”空中有一个微小的声音。
  恶德。断情崖。他们并不知道恶德花园里会有这样美的悬崖,还有这样好听的名字,他们只知道恶德有全拉贝尔大陆最高的悬崖,仅此而已。
  “恭候多时。”一个声音传来,他们抬头望去,一位少年出现。那少年笑着,眼睛被一块红色的布遮住,令人看不见他的眼神,揣摩不出他的目的。他恭候拉贝尔的希望与失望已经极长时间了。他深知,恶德今天要扼杀的是什么,后果又是什么。他轻笑,“你们终于来了。”
  椿抖着胆子问他:“不必寒暄。你们这回又有什么目的?不管你们怎么样,我都会保护好我的伙伴们的。”椿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心里虽然及其害怕,但还是佯装坚强,她自己认为她的责任就是一生一世保护其他的精灵王,不让他们受到伤害。
  “不,你错了。任何人都不可能永久的保护其他的人,因为人都会软弱,都会寻求别人的保护,嘿,这是一个无限的死循环嘛。”塔巴斯轻笑,脸上无尽嘲讽。
塔巴斯举起荆棘长枪,枪尖指向站在最前面的椿,离椿的鼻头就只有那么几公分的距离,但却迟迟没有下手。一片静谧无声。塔巴斯收回长枪,依旧是那种笑,使人不可能猜不到他那嘲讽的眼神。“我现在不会杀你们。一会儿会让你们尝到你们自己种下的苦果。一定会的。”塔巴斯让开了通往恶德花园的路。

# 5
  他目送着他们走进恶德花园,没有动手里的荆棘长枪。他已经给了它们最大的帮助:一些提示抑或说希望。这已经是他所能给予它们的最好东西。在今天,一切终结。
  众花精灵王缓缓走进恶德花园。里面充盈着黑暗力量的空气刺激着它们的皮肤,不痛不痒,但又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空气中布满了修罗花的味道,这个是艾瑞斯的身上常有的气息。一切黑暗在这里汇聚。记住,一切。这是一切黑暗唯一的归宿。无法逃离,更无法反抗.
  一路上没有任何危险,安静地令人难以置信。众花精灵王走向恶德花园的深处。雅加正坐在她的宝座上,笑得正妖。
  “欢迎来到恶德花园,宝贝儿们,我相信,今天会让你们终身难忘的。”雅加的口气像是在迎接自己的朋友。
  走在前面的椿拿起了武器,眼里尽是一片决然之色。亮红色双眸眯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山茶绝念,弑杀冰雪。”一出手就是杀招,怜悯已经不存在了。对于敌人不需要怜悯。这是战争中的所有人的永恒信条。

# 6
  眨眼间,雾霭蔓延。黑色的迷雾让尸体隐藏其中,骷髅空洞的眼眶令人毛骨悚然。白色的迷雾让一缕缕灵魂隐藏其中,带着绝望的色彩。两股迷雾完全相反,但又互不排斥,它们都是为了死亡。迷雾掠过之处,植物枯萎,动物化作灰烬,就连石块也被腐蚀,背叛死亡者与死亡者联手,任何事物无法逃脱。
  转眼间,攻击被迷雾尽数吞噬。迷雾萦绕在恶德花园,给这个死亡之地蒙上神秘的色彩。黑白迷雾所过之处尽开出了两三个花仙高的彼岸,一切被扭曲。
  “叛徒!”椿平常笑眯眯的样子,但是遇到背叛,再好的人都会变得狰狞。
  “背叛么?谁没有背叛过我呢?”曼殊沙华笑着从迷雾中走出,裙子的上身是红色的,一种泛着黑色的红,并不是纯粹的血红,下身是一层层的黑纱,刚刚及膝,露出一双诱人的腿,长发散落下来,改变了原来的颜色,显露出一种魅紫,左手腕上戴着一个六芒星的手链,一双眼睛透出的是一种轻佻的感觉,这种感觉与轻蔑丝毫不同,她其实并不自信。

# 7
无需犹豫,只需死亡。
  完全是一场碾压。
  拉贝尔所有花精灵王,重伤!
  雅佳一挥手,把他们送回花之圣殿。除了吉祥。吉祥被单独留下来,他躺在地上,看着曼殊沙华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走向他,纤细的食指打着转。吉祥现在并不能动,就连发出一句完整的话也是极其艰难。
  “你[size=14.6667px]……你想做什么?”吉祥咬着牙,缓缓吐出这一句话。
  

  

# 8
[size=14.6667px]  曼殊沙华踩着高跟鞋,在吉祥面前俯下身去,半跪着,并没有说一句话。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匕首,在吉祥面前蹲下,没有任何征兆的划开了自己的左手腕。
[size=14.6667px]  她用一种低沉的声音对吉祥说:“你今天不能走,永远也不能了。我要你陪着我。永远,永远。”
[size=14.6667px]  她猛地刺向吉祥的手臂,鲜血染红了这恶德花园的土地,吉祥吃痛,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皱了皱眉。
[size=14.6667px]  雅佳看着这血腥的一幕。没有任何表示。
[size=14.6667px]  吉祥深深的明白,这已经不是曼珠沙华了。灵魂已经被修改。他何尝不爱曼珠?只不过是一直没有说出口。[size=14.6667px]  “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了。”吉祥自嘲的想。
[size=14.6667px]  又是三次血淋淋的撕裂。
[size=14.6667px]  吉祥已经不能动了。曼殊沙华抱起吉祥,走到恶德深处。一处墓地,棺材开着盖,放在坑里,做工十分精致。曼殊沙华抱着吉祥飞到棺材里,把吉祥放在自己身边,两人双双躺下。
[size=14.6667px]  雅佳紧随而来。
# 9
好看,楼主写的是曼珠的什么文呢??
# 10
   她用魔法把盖子盖好,合上了棺材。
   透过一个微不可查的小孔,结束了二人的生命。
   “活着不能在一起,死了就在一起吧。”雅佳嘴中缓缓念道。“小曼殊的心真的很奇怪。”
   一座无名墓。
   谁也不会想到,这里埋葬着曾经的两位花精灵王。
   就让占有的欲望,也随他们沉眠吧。

# 11
【花仙文】殊途同歸/共死<曼珠沙華×吉祥>
终.
@水晶·之终
@love.泪莲°
@莉ʚɞ
# 12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 13

热门推荐

相关圈子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