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个性商城
粉丝:54134 话题:24686

【花仙文】蔷薇花开永不败 -琉儿出品

发布: 2017-05-17 人气: 176 回复: 34


各位仙女们好

这里琉儿

蔷薇花开永不败  

睁大眼睛哦




相关推荐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西格夫里·萨松

我每次心中都有一只猛虎,也有一朵蔷薇。

但是你心里的猛虎有再强的利爪

终究还是要败给蔷薇的温柔和芬芳。

因为那是我们无法想象,

无法抵档的力量
# 板凳
    早晨两点半时你在美梦中的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敲醒。我跳下床怀着恶劣的心情走到客厅,却被眼前奔腾忙碌的画面惊呆了。我的主人正气定神闲地躺在沙发上,用他的御用美容Lisa正在为他做皮肤护理,而他的服装师化妆师正在描述着造型搭配方案,在看到她无动于衷的表情后,飞快的更换下套方案,气氛紧张而又煎熬。
    我刚想问个明白,却见主人一眼扫到我,立即惊诧地吧眉毛抬得老高。;‘Lucky!你怎么才起来?还不快换衣服。’不!
    我揉揉脑袋记忆有点儿迟钝;‘我今天我什么重要日程。’
     ‘今天我们要参加一场葬礼。’
     居然大张旗鼓的只为参加一场葬礼。o
     当我想起逝者的身份是主人的老师时,我突然茅塞顿开。
     主人的老师也就是小姨的老师,也就是说他也会参加葬礼。
      金牌设计师和毒舌名嘴同时为时尚圈的名人,关系不和,却是举世皆知。
      此刻我正站在河里墓园距离主人五米开外人群边缘时,看着疯狂的媒体朋友们在葬礼结束后将主人围住,长枪短炮不停的拍摄着。
# 地板

   果然不出所料,隔天报纸和网站图片集出来,时尚版的分析图解精益美之词对准小姨。对主人只是遗憾的表示希望下次努力。
   我走进主人公司时,看到了一片哀鸿遍野。我淡淡一笑,扯了张报纸走进人人避之不及的办公室。故意不看余怒未消地老妈,我提着报纸,漫不经心的说;‘小姨的法令纹又深了两毫米......’
   这句话效果极好,我话音落下,报纸就被主人抢走,盯着小姨的照片一顿猛看。半分钟之后,抬起头来。已经眉开眼笑,狂喜的口气,遮掩不住
;‘啧啧,不注意保养,就是不行。老的多快呀.......’
    接下来一切恢复原长,主人开始工作,我帮他煮了咖啡。
     起今为止,主人已经炒下了不下三位数的实习助理。几乎每个人都是手底下工作都无法忍受两周以上。但他的人生格言却是‘错的永远是别人。’五天前,她再度让一个实习助理不告而别。回家跟我抱怨他的生活永远都是在招助理的时候。我无奈的举手表示,可以照顾他服务一段时间。
    主人或许太过追求完美。但他已经习惯这种苛求的生活方式。并且享受其中,无人撼动其地位为前提下,谁都没有指责他有任何过错。
    我比较疑惑的是,她和小姨,是如何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的。明明是应该亲密体贴的姐妹,为什么却在媒体与大众的娱乐中才能尴尬联系在一起。
# 5

  从我记事时就知道,他说小姨的关系并不好。关于他们俩之间的矛盾根源,我问过别人别人却没有着我官方的解释。
   可是他们已经已过而立之年。居然还斗得如此激烈,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我暗自猜测,难道他们的心结源于情仇。这是我的猜测,并不准确,这是我的一个想法。
    老妈下午去厂商谈合作,我在公司待到下班时候收工回家。走出大厦时天色已暗唔,夕阳沉到地平线以下,只留一缕冷漠的残光。
    怕着模糊的光线走向车站。听到身后传来紧跟的脚步声,事后想起了撕心裂肺般的喊叫;‘亲爱的,你等等我......’
    声音好耳熟,我回过头看到小姨的男助理向我招手;‘别生气,我是特地来找你的。’
    我没好气地戳他肩膀;‘你找我就找我?为什么鬼鬼祟祟的。’
    ‘还不是很熟,我怕突然会吓到你的。’
     她笑嘻嘻的说要赔罪,但我去咖啡店喝咖啡,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定。我才发现这家伙长得不赖。
     我开门见山的说;‘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男经理故意卖起关子,先跟我套起近乎。;‘我的身份你早就知道了,我叫Daniel。’
     ‘我叫Lucky。’
# 6

   ‘Lucky,我们服务的对象的关系很微妙,所以我们有必要成为亲密的朋友。’
   他来找我建立同盟关系,不过是想让彼此的工作更加顺利一些。比方说,我们可以在他们同台之前,事先透露他们各自的品牌服装,这样可以避免最基本的撞衫大忌。他心急的掏出记事本发问;‘亲爱的那么你能告诉我在下周四的的庆典上,会长穿长靴还是短靴吗’
   看着他认真的眼神,脑海你迅速回顾主人的行程,下周四,他没有安排什么庆典.............
   ‘他似乎不会去。’我耸耸肩,略有一些遗憾。
    没想到他却很开心,两眼瞬间冒光出来;‘是这样吗,太好了......不同太久没麻烦,求之不得。’
    ‘等等......’看它的高兴的样子合上记事本,我急忙劝阻他,‘别高兴太早,我说的似乎,不排除他临时兴起,想去’
     ‘啊’他张大了嘴巴,一副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模样。比干脆的去或者不去,这个结果有可能不去的结果才最让人无计可施。  
     ‘亲爱的,别难过,我帮你探探风。’
     ‘谢谢’
# 7
          隔天去公司,我趁主人还未她是创作设计假装不经意的开口问他:“下周有电视节吧渚人,您这次是否赏脸参加?”
        一抹不屑爬上她的脸,她漫步经心的嗯哼:“那种不住流的场合没什么好去的。”接着话锋一转:“你小姨去不去?”
        我心里发虚,强作镇定:“他去不去,都无法改变那是着不住流都不电视节吧。”说完别过脸去整理文件不转跟那一个明察秋毫的主人对视。
       她没有看出什么异样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下许久没有出声:“媒体总说我对助理太苛刻。Lucky,我不明白,对现在年轻人高一点有什么不好,而且你在我手底下不是做的好好的。”
        难得主人谦逊反省的时刻,我趁着打铁笑着对她说:“有人要求让没有什么不好,问题是当你的助理,同时也是你女儿的时候会得到很多宽容和优待······这些是你没办法提供着别人的。”
      主人是有所领悟,深吸了一口气:“下午,我让Antia安排了一场小型招聘,就凭你的直觉都找的一个值得宽容和优待的助理。”
           Anita的效率很高,已经在首轮面试t出了不少不合格者闻到出现在我面前的只剩五个人而已。
         有的人当中只有一位男生引起了我的注意。
         简历上写着他战恋潇洒的名字。英文名Leo他本人比照片上的轮廓更加立体精致,但他目光看待我的时候,忽然一笑,露出整洁好看的牙齿。
         我完全被他的笑容秒杀了,回过神来,我冲他笑笑开口说:“我不得不再劝你一下,阁下当真不是来本公司招运的模特,而是看中了设计师助理的职务。”
        “被年轻美丽的面试官怀疑了,是否如此低级的错误,我是不是真反省的是自己看上去是不是太轻浮了。”他耸耸肩不遗余力的中位者,视线轻飘飘地颤过来,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我猛的缩头偷偷看向Anita他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的世事面前看了几十遍的简历是我太没见识了吗?
        “那么,请举个例子说明你是个耐心而细心的人。”我手指交握在面前让自己看上去更权威。
         “如果设计师觉得地毯很脏,我会一颗一颗的,把上面的灰尘捡干净。”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面试结束Anita中肯的评价:“男助理并不是首选,而且这个人似乎有点儿油嘴滑舌。”
       “可是·······”我毫不掩饰自己的私心,“我想给他一次机会”
# 8

   小姨打电话叫我去喝汤的时候,我立即高呼万岁。因为主人最近很忙,基本没时间搭理我。
   敲开小姨家的房门,我 如饿狼般似的奔向餐厅,直接拿筷子开动。小姨紧追过来,一边拿手绢给我擦手,一边又皱起了眉头。
    我狠狠的咽下一口米饭,大声的就小姨称赞;‘好吃!’
     ‘可怜的.......’小姨得意之情涌上眉梢,温柔地拍了拍我的头。看着我将第三碗饭迅速消灭之后,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为了你的温饱着想,我觉得有必要跟你的主人申请到我这里来住。’
      他在提起主人时没忘了撇嘴。
      ‘值得考虑’我揉揉肚子,酒足饭饱难免让我有气无力。脑海里忽然闪了些什么,冲他发问;‘小姨,你打算什么时候才把小姨夫‘扶正’呢’
       反应迅速的小姨,却有几分哑口无言。好半天才发书一声含糊的;‘嗯?’
       别误会,我说的‘扶正’我姨对外公布婚的事,他是小姨夫已成婚三年,就还是不把喜事示人。小姨夫的存在便很尴尬,连回家都有偷偷摸摸,却依然都无悔。
       面对小姨犹犹豫豫的打马虎眼,油然而生的气氛让我无法自控;‘为什么你们都是这样’
       ‘你还有我主人为什么总有这种退避的态度来回馈你们真心爱你们的人。’
       我真的不懂,因为尊重我对主人的任何决定。都毫无疑义即便是最后分居协议依然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便签字。因为热爱,小姨夫及一个人看电影,还是不时不时看一眼旁边的空座位,仿佛自己没有落单。
# 9

      公司里的桃花盛开漫天飞舞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心不在焉,就连我给主倒咖啡时都不忘伸长脖子去打量Loe在干什么,
      主人终于忍无可忍,清咳两声提醒道;‘Lucky,这家伙只是助理。’
       ‘主人有严重的阶级歧视。’我不甘示弱的回击。
       晚上临下班Loe给我发来短信‘小采,可不可以请你吃晚饭。’
       小采......让我有种类似感动的恍惚。
       钟采是我的中文名字,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人都开始冲乎我那像代号一样的英文名‘Lucky’或许这个名字更加朗朗上口,也符合时尚圈的国际化要求,但我还是对我的名字情有独钟。
       他们都不懂我多么喜欢这种风姿绰约的‘采’。
       可是隐匿的心思却被Loe一击即中。
       下班后,他带我去咖啡店喝咖啡。
# 10

     我潜入了主人和小姨的信箱。你们根本没有所谓的挥之不去的联系人也并没有半点儿有关系。半个月过去了,我们一无所获
     我不禁沮丧;‘我已经自己系到连主人的嫁妆都翻出来了,可还是一点儿有用的消息都没有。’Daniel拿出了小姨所有访问过的男嘉宾资料,就没有一个人能和姐妹俩的矛盾有半分交集。
    难道说主人跟小姨这么不是因为情仇而结缘。
     脑子里乱成一团,打退堂鼓的情绪也开始在心中涌动,我正想和真他宣布行动作罢时,他忽然坐起身来对我说;‘我们现在能说找到的都是他们结缘,以后的信息,找不到有用的信息也是正常的。’
     我顿悟道;‘和和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寻找的是他们成名前。或许是久远的学生时代。留下的踪迹......’
     可是外公外婆早在几年前就搬进了新建的老年别墅区,原先的老房子也是空置,做车至少三个小时的郊外小镇。受了一些恐怖电影的影响,我的这老屋的建筑,有着无法控制的恐惧。
     看出我眼底的纠结,他突然两手一伸,按住我的肩膀;‘怕什么,我陪你一起去。’
    看着他坚定不移的模样,我激动的说;‘我们出发吧!’
     我急忙回家换衣服,搭乘他的电动车黄昏出发,花了将近四个小时,成功抵达了外婆家的老屋。夜晚十点的小镇已经进入梦乡,四周除了细微的崇明只有几盏可怜的黄昏,路灯没有安睡。
# 11

    我们以半夜三更入室抢劫未遂的罪名被一些正义公民流转到了镇上的派出所,任凭我如何解释那栋老宅的主人是我外公。那帮人就是胡搅蛮缠。说坚决要民警尽快采取制裁手段。
   好在他没有被混乱的气氛搅乱了头脑,他拉着我说;‘别怕,我保证天不亮就会有人来接我们。’
   我无限感动的看着他,可是......不对!我回过神来问他‘是谁来接我们?’o
   然后天亮之前,小姨和主人兵分两路杀到了派出所。
   ‘我必须得说行动败露了,是吗?’我看着两顿女人首次一个比另一个更不修边幅的穿着睡衣拖鞋出现在我面前,我非常没有好气地反问他。
    ‘我只是想救你出去.....’他惭愧的低下了头。
   我小姨走近来,已经率先发难,指责他为什么会把我带到这里,接着又是主人亲小姨发火,弄死他怂恿助理做出这种天理难容的蠢事。
   两个女人喋喋不休,已经从眼前的问题上上升到了,素颜攻击。小姨说主人脸上至少多了五颗斑点,主人说小姨的黑眼圈面积跟乒乓球一般大........
    看着这对幼稚,几乎荒唐的姐妹,我终于再也忍不住,握紧拳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吼;‘够了’
    争执停止,在场所有人都看着我。
    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来这里?’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跑掉眼泪躺了一脸。
# 12

   ‘你想知道所谓的缘由’
   我主人拉开我的房门。
   或许他终于明白我为什么要去了老屋,将往事呈现在人前却不大情愿意或者她小姨都承认他们相见不欢,确实存在了一个原因。
    不出我的所料,原因是因为一个男主角。
    但是他们共同的学长跟所有高中女生梦的白马王子一样。学长,高大,英俊,斯文,儒雅......符合姐妹俩在那种年纪对爱情所需要的要求。
    我金冠鄙视他们也是人群中耀眼的佼佼者,他们长的一样,我该选谁呢?
    就因为这句话,他们开始努力挣脱另一个相像的影子一直优秀,这个优秀那个了就想方设法的变得更优秀,他们不遗余力地站在方方面面竞20余年持久战的序幕。
     ‘你们比的越来越激烈,却从来没有想过那只是学长拒绝你们的手段。’我拍案而起,觉得这种故事未免太恶俗了一些。
    那个梦中的学长,也是一种无法释怀的心结,他们在这次领域的成就,不亚于女王,但回想起他,总是要伴随这拒绝的低微。那个男人让她们今后的爱情里都蒙了羞,无法敞开心扉去回应真爱。
   既然主人能够心平气和将此事毫无保留地倾吐我想小姨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到底是两姐妹握手言和,从此和睦为他安排就叫着我执行好了。
   就在一切即将完美收官的时候。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浪,昨天报纸的八卦版,铺天盖地全是文艺小姨的消息多嘴。‘毒舌名嘴隐婚多年,只因放不下初恋情人’爆料者已经嘴明星的身份自称‘名嘴亲信’,小姨众多意思还偷拍了小姨夫和小姨夫隐秘同行的照片。
# 13

   我之后我不尽静下心来,想知道小姨已婚的人屈指可数,但如此高调的站出的爆料的人会是谁呢?排除法,滤到最后都脑袋中只有一个景象的时候,我不禁也想冲了出去。
   我的敲门声急切的不留一丝余地。Daniel开门时脱鞋只穿了一只,看到我嘴巴刚动了动,却被我抢先发言,问他;‘是不是你。’
   他看着我有些疑惑,我急不可耐的抓着他的领子重复了一句;‘爆料我小姨已经结婚了的人是不是你。’
   那盯着他的眼睛魏晨出任何罪心虚和闪躲。感觉她脸上一贯的温和一点点流逝。他冷冷地反问说;‘你认为是我?’他顿了顿,‘你我已经认为是我了吧。’
   我们从新是亲密无间的朋友......可此时我却揪着他的领子。可此时去揪着他的领子,怀疑他就是那个告密者。
   他有理由这么做我努力说服我自己,他是最了解小姨的人,他对小姨无所不知....
    但是他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这是我联想出的证据,不过知情者只有他排除不掉这种可能。
   懊丧已经来不及,他眼里的冷漠表明她已经拒绝再和我交流。
   ‘Lucky,我对你很失望’是他最后对我说的一句话。
# 14

    我很乱,真的很乱。我痛恨自己不坚定,又却疑惑爆料者到底是谁。
    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等我回头公司的时候才知道,就在半个小时之前,主人被记者围住,问一对小姨,已婚丑闻的看法,他整个人像打了鸡血一样,脱下高跟鞋,便冲那帮记者砸去。多年来在公众面前建立的高贵优雅的形象瞬间摧毁。记着们眼疾手快的将老妈如通泼妇的模样拍下,封锁消息传播却因来不及而任消息传播。
    看到那种衣衫凌乱,头发毛糙的主人,我的第一反应却是肆意的笑了笑。
    可是大笑过后却不由自主涌上热泪,我想当明天所有人拿着报纸看着老妈的笑话时至少有一个人跟我一样因着感动,而流出久违的眼泪。再怎么格格不入的o争斗,那是她们姐妹的游戏。一旦有外人起头来伤害所有维护便如本能般地升腾而起。
    我走过去对着这勇敢的姐姐献上了鼓励拥抱。浓郁深厚的温情久久地流淌在我们的呼吸之间。混合着情不自禁的眼泪,仿佛连这的世界都在那一瞬间无比可爱。
     而在我们感情线路,毫不设防的时候。身后的门却被一把推开了。

# 15
下一页

热门推荐

相关圈子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