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个性商城
粉丝:54597 话题:24917

[花仙文]|时光开启命运的枷锁。

发布: 2017-05-13 人气: 341 回复: 12

20160915091816_czrQ2.thumb.700_0_副本.jpg
如果梦再次让你沉入冰冷麻木漩涡不知所措,请你睁开眼睛,
看清楚眼前风景依旧美好。
在那里,有你,有我。
新人初来乍到,多多指教,请勿插楼。
催更楼中楼。

相关推荐

注意:
本帖短文,长期更,本人患有懒癌,
催更私信楼中楼都可,只要不插楼。
本文纯文字,不插图。
处友交流+q谢谢啦。
# 沙发
楔。
她从未感到如此惘然。
头昏沉沉的,身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四处飘荡。
耳边回响女人肆意讥笑声,头脑中的空白始终无法拼凑完全。
亲爱的你啊,你能挽救我吗?
# 板凳

“........”
她缓缓睁开双眼,含着倦意的黑眸警惕的四处扫视。
她完全记不清以前所有的事了,头脑一片混沌。
“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一位女人笑盈盈的走过来。
“....”
她沉默着,接受着这具身体的记忆。
她明白了,眼前的女人是花仙国唯一女公爵,艾丽特。
而她,是她生母送给的一个弃儿,名字叫做莉莉安。
因为身体柔弱,被姐妹们讥笑,从小过着被白眼、被嘲笑的日子。
艾丽特也老是拿她出气,她次次都隐忍。
# 地板
“你这傻孩子,怎么不说话?睡傻了?”
艾丽特优雅地笑了笑,抿了口醇香的红茶,问。
“母亲,我很好。”
她佯装单纯的说。
艾丽特抬眸,眸光微微涟漪,闪烁着不可思议。
“你....你....你会说话?”
她自嘲的笑了笑,苍白小脸上透露着不知名的冷然气息:“母亲不知道吗?”
艾丽特难堪的笑了笑,欲盖弥彰的掩饰着说:“怕是你记不住了,你小时候不爱说话,成熟得不像一个孩子。我以为....”
莉莉安忍住心中怒火,她也讶然这具身体的怒火居然如此之大,她只好勾起嘴角,淡然的说:“是吗?我都已经记不起了...”
艾丽特眸中闪过一丝暗喜,顺着她的话说:“不过还好,你终于肯说话了,那么,明晚的聚会,我一定带你去。”
莉莉安惊讶,旋即点头,黑眸幽暗且纯净,一丝灰尘也没有。
也正是这样,她才受到排挤吧。
她这样想,苦笑着闭上了眼。


# 5
....
“莉莉安,走吧,我们去挑选几件礼服,准备明晚聚会。”
艾丽特手持精致小巧的包,身穿月白色棉麻长裙,化着精致典雅的淡妆。
“嗯,好。”
她黑眸浮现几丝不耐和不屑,买几件衣服还打扮的如此隆重。
服装店——
“这儿有什么新货?适合我女儿穿的。”
艾丽特笑得“雍容华贵”。
“哎呀,艾丽特公爵,您的女儿真是继承了您所有的优点啊,长得也出落!您看看我们这件粉色的蓬蓬裙,十分有层次,适合活泼可爱的小花仙哟!”
店员a笑得谄媚,夸得艾丽特心魂荡漾。
“莉莉安,这件好看吧?只要1300¥呢!”
艾丽特转身问了问身旁一言不发的她。
“不了母亲,我想自己挑选,抱歉辜负您的好意了。”
她垂眸,装得十分无辜。
“没事,你去选,喜欢那件就买那件。”
艾丽特眯着眼笑了。
.......
她眼眸一闪,看到那件黑纱裙。
她隐约记得,艾丽特非常喜欢黑色,但她从来不穿黑衣裙,只喜欢欣赏。
她勾唇,眉眼上挑。
“母亲,我想要这件。”
“哦?好眼光!不错,我也选好了!”
艾丽特微微扬着眉,喜悦地说。
她抬头,只见艾丽特手中拿着一件典雅高贵的V领长裙。
微微扬起笑,只不过恨已深扎。
# 6
花玉殿——
“母亲。”
此时的她如暗影缝隙间的一副精致黯然的暗沉色调的艺术品,言语无法描述它的惊鸿一瞥。
“莉莉安?天哪,你真的太漂亮了!”
艾丽特惊讶,这还是她那个出身低微的养女吗?
她狭长的眸子暗了暗。
“过奖了母亲,您今天也很美,就像画一般。”
她不是没有看见艾丽特那一闪而过的敌意。
“走吧,先进去再说。”
艾丽特不得不说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她自然看出莉莉安与以前越发不同了。
她微微点头,垂头跟着艾丽特进入会堂。
大厅内——
“艾丽特,好久不见。”
一位身材高挑,面容清俊的男子迎面而来,他微微勾起嘴角,眸光闪烁惊艳。
当然,他看到了莉莉安,他觉得一见钟情这个字突然符合他现在的心境。
天哪,这个姑娘真是美得不可方物!
“艾斯公爵,好久不见,这是小女莉莉安。”
艾丽特注意到了艾斯的目光,然而莉莉安丝毫不在意。
“莉莉安?不错,好名配佳人。可否有婚配?”
艾斯轻轻地笑了,这一笑,所有的年轻女性都移目看了过来。
“没有呢,难道艾斯公爵有人介绍给莉莉安?”
艾丽特皱眉,莉莉安才多大?
艾斯已经算是成熟男人了,怎么能老牛吃嫩草!
“莉莉安,你好,想必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
艾斯不予她,转向一直沉默的莉莉安。
“嗯,艾斯公爵您好。”
莉莉安毫无怯色的模样让艾斯心中一动。
艾斯欲握住她洁白玉手,艾丽特却阻止了:“艾斯,怎么说她也要喊你一声舅舅,何必如此见外?走吧,要开始了。”
艾斯暗暗咬牙,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
# 7
主厅——
“欢迎大家参加我女儿的生日宴会,各位来宾请入座。”
一位身材平平语气傲慢的男人说道,他是歌莉娅女王的远房表弟,利达。
他的女儿娇生惯养,从小到大受到的都是皇家般的待遇。
因此,她也认为她是个名副其实的公主了。
“大家好,我叫玛格丽,谢谢大家参加我的生日宴会。”
玛格丽仰起头,看着黑压压一片人群,得意的说。
莉莉安恍惚,她觉得这玛格丽长得很像艾丽特。
她转身便看到了艾斯那张清秀的脸,眉不可察觉的皱了皱。
“欧,我亲爱的莉莉安,原来你在这!”
艾斯丝毫不在意身旁女士狂吃飞醋的模样,前一秒温柔绅士,后一秒却置之不理。
那位女士气得咬牙,转身就走了。
“艾斯....舅舅?您找我什么事?”
莉莉安礼貌拘谨的问。
艾斯弯起嘴角,说:“nonono,我的莉莉安,我可不希望你喊我舅舅,请亲切地叫我艾斯!”
莉莉安微笑着说:“那么,艾斯你找我什么事?”
艾斯拉起她的手腕,在她耳旁悄悄地说:“美丽的莉莉安,我想,我爱上你了....”
她诧异的抬起头,艾斯却放开了她。
# 8
“欧,我的莉莉安,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道我爱上你,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吗?”
艾斯心情愉悦的扬起了声线,笑着问。
“艾斯,我希望,你能自重。”
艾丽特拿着一杯香槟,走了过来,声音带着警告。
艾斯委屈的撇撇嘴:“艾丽特,你的女儿莉莉安也没有说什么,你可别阻断姻缘!”
她暗自玩着衣角,双眼漫不经心的四处乱瞟,耳朵似乎隔绝了两人并不友好的对话。
“莉莉安,告诉我,你喜欢他吗?”
艾丽特继而转向她,问。
莉莉安扯了扯嘴角:“母亲,您是不相信女儿的为人吗?”
艾丽特了然点头,勾起一抹欣慰的笑,继而得意的看向了艾斯。
艾斯的眼眸瞬间黯然,嘴角含着的笑也稍纵即逝。
她不忍心看下去,只好优雅地笑着说:“艾斯舅舅如此帅气多金,只管站在那里,都有许多上流名媛过来。您还需要愁无人共度?”
艾斯眼神坚定,振振有词:“可我只想要你!别人有多好我都不去管,我不老,我才21,老吗?倒是艾丽特,都已经三十多岁了!”
她微微愣住,不知如何开口。
艾丽特被戳到了短处,又怒又羞的开口:“艾斯,你如果喜欢我女儿,就娶了她!别再烦我!”
只是她一开口,就后悔了。
“那谢谢艾丽特公爵的恩赐,莉莉安,我的新娘,赏脸跟我跳一支舞?”
他慵懒的扫了扫恼羞成怒的艾丽特,眼中划过不屑,随即看向她。
她露出粲然笑意,微微点了点头。
# 9
......
“现在是舞会时间,请少爷公爵们挑选好自己的舞伴。”
说话的是安拉长公主,她长得十分秀气,明眸善睐。
“莉莉安,拿着。”
他眸光扫到安拉时,微微黯然,白净纤长的手也一顿。
“好。”
她很聪明,因为公爵夫人这个位子很多人想坐,可偏偏自己身份卑微,若不隐藏,只怕树大招风。
她垂眸看了看这幅面具,黑色的,包裹着淡淡天鹅绒。握在手里十分舒服。
......
音乐铿然奏起。
“艾斯先生,您选我了对吧?可恶的尤特!居然说您会选择她做您今晚的舞伴。”
此时的莉莉安已经戴上了面具,她抬眸凝视了她小半会儿,确认她就是刚刚那位无礼的女士。
“抱歉,亲爱的尤拉女士,我的舞伴是这位美丽的女孩。”
艾斯儒雅抿唇微笑。
“什么!艾斯先生,您怎么会选择一个只畏畏缩缩戴着面具的女人?让我来揭穿她的面目!”
尤拉气急,一把揭开莉莉安的面具。
大厅骤然安静,气压瞬间压了下来。
“滚。”
艾斯嘴角似有若无的微笑逐渐加深,捏着尤拉手腕的力道也加大了不少。
尤拉双面变得毫无血色,唇角也因为咬得太用力而渗出了血。
接着狼狈的跑了出去。
莉莉安面无表情的看着被打落的面具,高贵落魄成如此。
她抬眸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艾丽特,心下便猜到了几分。
艾丽特,你也不过如此。
# 10
“艾斯公爵,在场的女士都如此美丽,您为什么会选择这位女士?”
说话的是安拉,莉莉安清楚的看见了她眼底的狠厉。
“我爱她。”
艾斯似乎是想故意激怒她,微微挑起双眼。
“你!成何体统?一个女公爵的女儿,你怎么能娶?”
安拉果真被激怒了,好看的金眸微微眯起,空气似乎凝滞。
“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艾斯淡淡瞥了她一眼,眼里划过不可察觉的裂痕。
她惊愕的看了一眼他,苦笑一声转身离开。
莉莉安黑眸映出他心疼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心不知为何微微抽疼。
她低笑,穿过指指点点的人海。
“别走,等等我。”
他抬起头,快步跟上她。
她错愕,问:“你不是准备去跟安拉公主道歉吗?”
他没有说话,紧紧地拉住她纤细的手。
.....
殿外。
“知道我为什么心疼吗?”
艾斯找了一个小花园,偏过头问她。
“不知道呢,接下来,是说故事的时间吗?”
她缩了缩身子,晚上的拉贝尔大陆很冷。
“对。安拉是我爱的人。她今年多大了?我猜猜看,应该是二十了。她是女王的大女儿,自然享受着宠爱。
而我呢,也被世人所厌弃,直到安拉出现,感觉就如黑暗中突然出现有光亮的缝隙。那时候,我十几岁,年轻气盛,父亲败光了家产,
母亲自小改嫁,再也没有看到了。而安拉说她喜欢我,后来就在一起了。”
他把衣服给她,继而垂下头,一向炯炯有神的双眸黯然无光。
“那再后来呢?你们结婚了?”
莉莉安惊诧,她对他刚好有一点感觉,如果她只是被利用的话,那不是太可笑了吗?
“没有,我现在爱的是你。因为啊,她的母亲,也就女王发现后,十分的气愤。然后她就不声不响的和我不再来往。她说她还爱我,可我却不敢相信了,因为我已经豁出去相信她无数次啦,就算我想,也没有力气啦。”
艾斯宠溺的看着她惊讶的乖巧模样,淡淡的说。
莉莉安淡淡的注视着他毫无涟漪的眼眸,笑了起来:“你真好。”
他愣住,女孩轻轻拥住他,说:“我已经开始喜欢你了,你也要喜欢我哦....”
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他低眸轻笑,说:“我一定会守护你的。”
....
“莉莉安,我真的羡慕你呢。”
远处的艾丽特惨淡的笑了。
房间里的安拉嚎啕大哭,没有淑女样了,她真的很爱他。
只是,对的人来了,无论曾经爱的如何撕心裂肺都无法破镜重圆。
# 11

“我得离开了呢。”
她垂眸,闻着属于他的味道,淡淡的,很香。
“去哪?回家吗?你觉得艾丽特会让你回去?”
艾斯眸色的温度逐渐冷却。
“不是啊,我要暂时离开,你放心,我不会突然离开。”
莉莉安露出抚慰的笑容,她能清楚感觉到,灵魂正在从这躯壳里慢慢抽离。
那时候,怕是再怎么不舍,也只能忍痛离开。
她心中涌上一抹不知名的苦涩,随情绪蔓延开。
“依你,只要回来,就成婚。”
他沉吟半会,深深地看了一眼她,起身走了。
......
神识空间。
“戾,为何不回来?霸占着别人的身子很好玩?”
女人杀意凌然的看着她,一头栗色长发随意披散着,一双栗色的大眼正怨毒地盯着她。
“母亲,在那里,我似乎更能体会到温暖。所以,带着你所谓的亲生女儿滚出安德里亚大陆。至于回不回来,不必你多说。”
莉莉安嘲弄的看了看狼狈的女人,心中疼痛却又无可奈何。
几年前,她还是杀手排行榜的前十,可是她的养姐柔月,讨厌她。
久而久之,她便因为柔月的花言巧语,再也无法进入排行榜。
她恨,恨于骨髓。
“你真是造反了,也罢,我只要我的柔月。你这个废物,不要也罢。”
女人不在乎莉莉安越发苍白的俏脸,神色不耐的挥了挥手,消失了。
现实空间。
她深呼吸,惨白的小脸毫无血色,唇也被自己咬破了。
她自嘲的笑了笑,眼神嗜血而迷茫。
“何人生我?为何生我?”
说完,便再也支撑不住,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她笑着哭了。
# 12

热门推荐

相关圈子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