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个性商城
啧啧推荐
粉丝:21029 话题:8296

赛尔号『布莱克,我代你重生』

发布: 2015-02-09 人气: 43163 回复: 455

大家好,这里心糖。我会认真写完这篇文,在此希望各位能喜欢我的作品,谢谢!


1.jpg


1.jpg

楔子

瑞尔斯坐在一张桌前,手指有些神经质地轻轻敲击着洁净的桌面,过了许久,碧蓝的双眸淡淡扫了一眼总部室,随后停留于挂在墙上的一张合照。

那是记载战神联盟取得辉煌的那一刻,他们始终在为星际的安危竭尽所能。 每位成员在照片中嘴角浅浅扬起的弧度无非都充满着与以前一样的自信。

一切只是为了守护,但守护的方式唯有战斗,而战斗中却永远避免不了伤亡。

凡事都要付出代价。

“布莱克,盖亚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瑞尔斯终于开口道,将目光移到布莱克的身上,布莱克静静的背对着他,没有说话。

这件事就像一个枷锁,一直牢牢锁住了他的身心,紧紧束缚。

当瑞尔斯再次问到这时,布莱克整理成员资料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随后以沉默躲避这个令人心寒的话题。

“他们为什么还没回来?”瑞尔斯追问道。

布莱克低下头看着眼前的文件。

深邃的蓝眸保持着以往的冷静,但他始终不敢看瑞尔斯一眼。 他默默将这份资料放进抽屉,不知如何开口,混乱的思路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他思索片刻,开口:

“大家,已经牺牲了。”

这句话无疑与瑞尔斯心底沉积的巨石相撞,碎石重重地砸落在心房。

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窗外的阳光却无法触及总部的冰冷沉寂。

两精灵沉默不语。

标签

相关推荐

第一章

1个多月前,因一直没有什么动静而被忽略的邪灵组织开始行动。

他们突袭了格雷斯星,理由毫无疑问,就是为了报复布莱克对组织的背叛。

就是因为布莱克,邪灵组织才会差点覆灭;就是因为布莱克,邪灵组织的计划才会次次失败。

他们完全有理由去复仇,去干掉这个可恶的叛徒。

邪灵组织的强大来袭,始料不及的布莱克为了格蕾丝星的安危与众多邪灵展开了一场血战。寡不敌众,布莱克为此身负重伤。最后一刻战神联盟的其他成员赶来助阵,全力击退了邪灵,但格雷斯星的精灵伤亡数量依然占其多数,格蕾丝星一片狼藉。

然而,在这场战役,兰特牺牲。布莱克当场昏迷。

邪灵组织的行动并没结束。在过后不久,他们又迎来了新的战役。

当布莱克得知消息执意要带伤上阵时,在战神联盟其他成员的劝慰下,固执的他依旧坚持己见,最终卡修斯还是说服了他让布莱克安心休息。

望着大家远去的自信背影,布莱克明显感到有一种压迫感在内心充斥,过了许久,他才默默地转身回去。

这一次,竟成了永别。

当那里幸存的精灵将消息告诉给布莱克时,他不顾任何精灵的劝阻,硬是冲向了硝烟未熄的战场。布莱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到他们。

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突然。

布莱克赶到时,已经来不及了。

一瞬间,那束光辉划破天空,银色的光辉犹如绽放的昙花,转眼即逝。大家温暖的影子被光辉贪婪地吞噬撕咬着。布莱克本想去阻止,眼前突然爆发出一阵悲愤的嚎叫。

雷伊他们分别站在法阵边缘的各个交点,光芒四射中,布莱克隐隐间只看到他们逐渐消失的身影。

他们......这是要与敌人同归于尽!

“不要!快停下!”布莱克呐喊道。

在他们与布莱克目光对视的那一瞬间,大家呆住了。

曾经,大家曾共同宣誓过,彼此坚定地盯着对方,将手搭在一起,会心的浅笑。

当初的那些承诺,不断在脑海回荡。  

空气间爆发出不绝于耳的摩擦声顿时打断了这仅仅几秒的美好,布莱克下意识用手臂遮挡这灼眼的光辉。

事后,布莱克找遍战场的满地残骸,最终发现了他们最终留下的三颗精元。

因为能量的爆破,连精元都布满划痕。

布莱克怔怔地盯着精元,瞳孔因惊悚而紧缩。时间仿佛凝固成坚韧的刻刀,直至把心割得鲜血淋漓。

这场战役,星球上其他精灵们都得救了。但代价,是战神联盟的破碎。

手缓慢而颤抖地碰向精元,当触到那毫无生机的冰冷时布莱克跪倒在地,泪如雨水般落下,口腔弥漫的咸涩让布莱克不禁感到一阵心寒,他的双手捧着那三颗精元,仰头叫喊。充斥血腥的风沙吹透了心,战场上只留下一个悔恨的背影。

大家……你们为什么没有等我?

全是一群笨蛋……

笨蛋!

看着手中暗淡无光的三个精元,曾经温暖过他的影子却已彻底的,消失不见。


# 沙发

第二章

布莱克恐惧这种足以让他窒息的沉寂。

瑞尔斯听后有些木然,仿佛早已预料。他双手撑着下巴,思考着什么。

果然……

1个多月前的战役里,战神联盟再次取得了胜利,然而战神联盟其中三位成员的牺牲的消息轰动了精灵界。

“不会吧?战神联盟已经要覆灭了?”

“是啊,最终只剩下布莱克这最后一位成员了呢。”

“哎,听说连他的兰特也牺牲了。”

两个正在闲谈的精灵从瑞尔斯的对面走了过来,当即将经过瑞尔斯身边时他们不禁压低了声音,瑞尔斯愣了一下,他们的议论不断敲击着内心,留下空洞的回声。

“刚才那个好像是瑞尔斯吧?”

“嗯,估计他也不好受吧?”

瑞尔斯连忙快步走过,迫切地希望远离那些精灵显得无比刺耳的议论声。他不想看到那些精灵眼中所流露出的惋惜与怜悯。

大脑一片空白。

当他赶到联盟总部时,骤然响起玻璃破碎的声音在空荡的总部徘徊,瑞尔斯连忙冲到唯一有动静的房间,只看见布莱克站在墙前警惕地盯向窗外。

破碎的玻璃摔落地面,宛如朵朵水晶花砰然绽放,在悲鸣中分裂成晶亮的碎片。

窗外黑影一闪而过,窗户对应的墙面爬上几道深浅不一的裂痕。

瑞尔斯和布莱克追出去时外面仍然一片寂静,没有任何精灵来过的迹象。

当他向布莱克询问有关战神联盟内其他成员的事情时,布莱克却总是选择回避。

这种压抑的气氛不断在证明着一个事实——雷伊、盖亚和卡修斯,他们都已经牺牲了。

尽管早已猜测过他们已经......但当布莱克说出事实后心里却忍不住颤抖。

布莱克沉默不语。

瑞尔斯起身站起,脸色有些阴沉。

“我出去静一静。”他说。

布莱克没给他任何答复,只是以极小的幅度点了点头,静听着背后的脚步声由近至远。

他扶了扶桌角,支撑住差点要跪倒的身躯,只感到满心泪的咸涩。

“对不起......”布莱克喃喃道。

他回眸望着那张合照,眼神迷离。

合照的相框上整齐地刻着一行字迹:

“为守护,光荣而战。”


# 板凳

第三章

     布莱克迈着沉重而缓慢的步伐离开了总部,蓝色的眸中有些恍惚。

     总部原先温暖熟悉的吵闹早已成为冰冷陌生的沉静。临走前,他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望着这个白光照射的总部。

     在被遭遇偷袭的那天,布莱克察觉屋外有些动静,感受着忽隐忽现的能量体移动来到曾经卡修斯住过的房间。在他即将走向窗户之际,伴着尖锐的破碎声一道光线竟直直穿透那扇特制玻璃,威胁性地擦过脖颈,一瞬间的攻击力度仿佛无比尖锐的利器。

      布莱克感到脖颈一直刺痛,他用手抚了抚, 突然发现一种熟悉的能量在体内波动。

      他曾经叫伯恩,亲人与光明圣坛守护者的死让他感到悲痛万分,复仇的火焰在心中燃烧。当年的伯恩清楚地看见是邪灵组织的老大——威斯克毁了原先美好和睦的一切。

      伯恩知道,自己是敌不过威斯克的。他改名换面的潜入邪灵组织,伯恩......不,是布莱克,在组织活动的那段时间他无数次接受过黑暗能量的洗礼。这种能量是布莱克再熟悉不过了。

      一张纸条飘落地面,布莱克皱了一下眉,捡起查看。那里面使用的是组织里专用暗号语。

         自然而然,刚才搞偷袭的必然是邪灵组织的精灵。

      上面没有留下谁的姓名,也没有留下其他什么破绽。布莱克细细看了会儿,在瑞尔斯赶来前用技能把纸条烧得一干二净。

      布莱克不想再让其他精灵受到牵连。

         他握了握拳,离开。

      机械运转的声响一升一落,总部的门陡然关闭。

      瑞尔斯静默地仰望那一片天空,白光凝聚在他的脸上,眸中浮上了一层淡淡的悲哀。

      如今,连天空都浑浊了,黯淡的云儿茫然地彷徨。

      他坐了下来,神色只是漠然。空中放射的白光没有夹杂一丝温度。

      曾经,就在这儿,两个孤傲的背影就坐在一起。

      现在,依然是这,破碎的天空下只剩一个影子。

      依稀还记得,那个夜晚凄迷的月光,那个夜晚短暂的对话。

      “哥哥,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分开?”盖亚曾这样问道。

      坐在一旁的瑞尔斯看了盖亚一眼,那一刻,他发现弟弟的眼底有一种孤独散落着。瑞尔斯怔了怔,他意识到弟弟的笑容可能......只是装出来给自己看的。

         瑞尔斯别过头去,垂了垂眼帘。

      “因为,我希望没有我你照样可以变得足够强大。”

      “实力难道就这么重要吗?”

      “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法则唯有弱肉强食。”

      “那……等我变强了,你会回来吗?”

      那一个夜晚,瑞尔斯没有对弟弟作出回答。

         他知道,无论找什么理由在弟弟的眼里是多么牵强,显得是那样苍白无力。

       那时的天,是那样纯净,澄澈如水,没有一丝杂质。

       此时的天,已经黯淡了,悲哀似雾,只是若有若无。

      盖亚,无论你变强与否,你永远是我的骄傲。

      这点,永远不变。


# 地板

第四章

凌乱的脚步不觉间慢了起来,望着那一抹闪耀的光辉,布莱克不禁在圣坛前停了下来,这光,如暖流般直淌入心房。

这里是格蕾丝星,一个终日被黑暗缠身的星球。

光明圣坛所寄托的希望决不能消失,这个星球需要一种力量去迎来光明。

布莱克笑了笑,眼瞳所散落出的忧郁在眸中形成了雾,这里的静谧和清凉让心灵得以平静,他轻抚着依然闪耀的圣坛,却不自觉地回忆起那悲痛的回忆。

你们……还好吗? 我来看你们了呢......

伸出的手缓缓放下,银色的光辉照着他的脸庞,如水似雾。

那年的今天,其他光明圣坛的守护者就在这里牺牲了。为了光明圣坛,格蕾丝星唯一的光明所在。

相框上的那一行字迹,便是战神联盟成立的所在理由——守护。

守护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为之战斗。

自从加入这支联盟,布莱克发现这与自己所加入过的行列有着共同的成立目的——大家都是在为守护某些而努力着。

冰冷死寂间骤然传来幽灵般的飘忽声,布莱克从沉思中醒来。

又是这再熟悉不过的能量。

“布莱克,好久不见啊。”艾文笑了笑,低沉的话音中无不夹杂着嘲讽。

对于已经牺牲的战友,何必自己去背负这么多?

所谓承诺不过是有口无心。

他缓缓开口道:“你一个精灵来,难道就不怕吗?”

“怕什么?”   布莱克自嘲地发出类似冷笑的声音,转过身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台阶下的艾文。“死亡吗?真是可笑。”  

“你要为此付出代价!”艾文冷冷盯着布莱克,焰火般燃烧的光芒渐渐凝固在手中,浑身散发着可怖的杀气。

黑暗能量顿时闪电般穿梭于圣坛之内。      

布莱克从圣坛前直接跳了下来,随风飘动的斗篷轻轻裹住身体,深邃的双眸始终不起一丝波澜。

两精灵冷冷对峙。

黑暗中迅速闪过一道影子,紫色柔光只是模糊地画出布莱克的大概轮廓。他冲到艾文面前,冰蓝色的眼瞳折射着清冷的寒光。

“从定下契约开始,我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 5

第五章

艾文见状将手臂用力斜挥,空气撕裂的响音之下风刃直闪而过,布莱克微微侧了下脸,随后躲闪着直接跳开,他抬了抬头,向艾文看去,眼前瞬闪成一片白光。

艾文趁势闪到一旁,布莱克的身影猛然消失于光芒之中。

难道是分身?

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布莱克抬腿一脚踢过,紫光瞬间闪过一道炫目的弧线,艾文趔趄着向后倒退了几步,抵挡攻击的双臂垂放下来,脸色阴沉。

“我劝你还是别轻举妄动,这次叫你来,可是给你看样东西的。”

轻轻一挥手,其他披着同一袍子的邪灵战士接到命令在黑暗中渐渐透出轮廓。其中一位邪灵手中托着漆黑色的盒子来到艾文面前。

当布莱克的目光定格于那个被打开的黑色盒子时,时间仿佛冻结了。

盒子内,静静悬浮着三颗冰冷的精元。

“艾文,你想干什么?”布莱克刚要攻击的动作停住了,沉默了一会儿,他将汇聚的光球在手中握了握,紫色的光源从指缝间闪烁着微光,涣然冰释。

“呵呵,干什么?”艾文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只是想让你尝尝背叛组织的下场。”

其他黑暗能量如同浪潮迎面扑来,黑雾弥漫,呼啸着掠过隐隐发颤的气流。

“幽幻之盾!”一道紫色的屏障唰地抵挡着邪灵的攻击,发出一阵剧烈的嘭嘭声,护盾顿时掉下一块块碎片。

布莱克踹开几个扑来的邪灵,紫光在黑暗中划开一道又一道血痕。

“还给我!”布莱克咆哮道,邪灵狠狠拽住布莱克,把他按到地上。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艾文望着眼下徒劳挣扎的布莱克,双瞳夹杂着不屑。

布莱克吃力地撑着地面爬起身,一拳打开旁边的邪灵。

“放弃?不可能!”蓝色眼瞳充斥的暗红的愤怒,他冲向艾文面前举起聚集紫光的拳头,艾文冷笑着抓住他的手腕,狠狠把他甩了出去。

“别忘了,精元在我们手里!”

布莱克的头脑顿时清醒了很多,就在他怔住的那一瞬,一道漆黑色射线猛地刺中他的腹部,鲜血如泉涌般喷射而出,他趔趄着用手捂住严重受伤的腹部,身后又被重重一拳打过,他吐出一口血水,在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地重击下布莱克被邪灵战士重重推倒在艾文面前。

静静悬浮着的三颗精元映入布莱克暗下去的眸子。

大家……

吃力地抬了抬手,三个温暖的影子渐渐消失光芒之中。

片刻的沉静间手在半空无力地垂下,砸落地面。

雨从空中点点坠下,在血迹中绽开朵朵红莲。


# 6

第六章

布莱克醒来时,只看到了道道银色的锁链。牢房内的冰冷空寂如同清水倾泻,让头脑不禁清醒了许多。他吃力地抬了抬眼帘,环顾四周。

阴暗,潮湿,还有那徘徊不去的血腥味,无一不刺激着神经。

他试着活动了一下僵硬无觉的手臂,还残留血迹的锁链发出的声响犹如怨灵般在半空中尖利地叫嚣,嘲笑眼下这卑微如蝼蚁的废物。

“哐当——”

听着这刺耳的奏鸣,布莱克有些颓然地闭上了眼,被搅乱的思绪仿佛水中月影般支离破碎。他昏昏沉沉地靠着墙壁,沉重的镣铐限制着自己的每一举动,仿佛一个木偶,只任线的摆布。布莱克不禁有些自嘲,自己不就是个可笑的木偶吗?只能听任命运的安排。如今,心灵的枷锁还未解开,身体却又套上了这样的镣铐。

“布莱克,你也有今天啊。”

冰冷的声音丝丝缕缕地传来,凝重的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窒息般的压抑让布莱克微微睁开眼,盯着在黑暗中显得模糊的影子。

威斯克?!

“没想到吧?”威斯克说道,戏谑地看着昔日是何等辉煌的布莱克此时竟显得如此狼狈。

布莱克没有出声,如覆冰霜的蓝眸尽是淡漠。

“布莱克,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威斯克蹲下身抬起他的下巴,血红的眸子里夹杂着威胁的意味,“现在的你已没有别的选择,你是生是死,都是由我来决定的。如果你乖乖与我们合作,我可以不计较你对邪灵组织的背叛。”

布莱克厌恶地冷看了他一眼,随即将头转到一边儿,硬生生地吐出两个字:“休想!”

“呵,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威斯克只是意料之中地笑了笑,轻蔑地紧盯布莱克顿时黯然的瞳,尽情践踏着的布莱克的自尊,“要知道,精元可是在我们手中,你确定要拒绝吗?”

蓝色眼瞳顿时黯然失色,如同凝固般眼底看不到任何东西,他挣扎着想要脱离死锁住自己的镣铐,咆哮:“混蛋,快把精元还给我!”

威斯克站起身,居高临下,似乎很满意布莱克此时的表现:“把精元还给你?呵呵,真是可笑!你算什么东西?布莱克,我会让你后悔的!”

纵横交错的铁链忽然剧烈抖动了起来,一股股电流噼里啪啦地流窜入体内。撕心裂肺的痛楚如同毒蛇般贪婪而疯狂地撕咬全身柔软的血肉,有那么一瞬间,布莱克感到自己仿佛被利刃切割得粉碎。

“唔……!”瞳孔顿时猛烈地收缩,全身剧烈地颤抖着。四溅的电花仿佛坠入了眼中,将眼中的世界渲染成一片惨白。死死咬住牙,布莱克强忍住电流无情地肆虐,硬是不让自己的惨叫声让威斯克听见。

仿佛就是要听到布莱克的呻吟和求饶,电流才肯停止无情地肆虐。

威斯克充满玩味地欣赏着在电光痛苦挣扎的布莱克,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布莱克,你倒是求饶啊?杀死现在的你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可、能……!”布莱克的意识在电流的冲击下越来越淡,惨白的薄唇艰难地说出虚弱而坚定的三个字。

牢房内的死亡气息越发沉重,巨石碾压般让布莱克喘不过气。

不知过了多久,身体渐渐变得麻木僵硬,伴随着最后一抹电光消逝,布莱克重重倒地。


# 7

第七章  

看着昏过去的布莱克,威斯克轻轻挥了挥手,两个邪灵战士马上将手中提的水桶猛地朝布莱克泼去。

“哗啦!”

“唔......咳、咳!”布莱克被冰冷的清水呛醒过来,抬起脸盯着面前的威斯克,混合血迹的水浸湿了被撕烂的斗篷,寒意顿时深入骨髓。

威斯克扼住布莱克的喉咙,将他慢慢提了起来,戏谑地看着布莱克徒劳的挣扎,眼中的冰冷始终锐意不减:

“呵,布莱克,我想你很清楚,当年到底是谁的背叛,组织里才会牺牲那么多邪灵战士!”

布莱克被狠狠抵在墙上,他的眸子因缺氧而微眯着,满是焦灼伤痕的四肢停止了活动,他闭了闭眼,艰难地开口道:“那你就杀了我吧。”

“不,你还不能死。很快你就会有一个新任务要完成,那就是——铲除一切与邪灵组织作对的精灵!”

“什......么?”布莱克从嘴里吐出沙哑的两个字。

掐住布莱克脖颈的手松开了。布莱克靠着墙壁滑落地面,胸脯上下起伏着,急促地呼吸着牢房的零度空气。

威斯克不屑地盯着布莱克,戏谑的语气加重了几分:“对了,不仅仅是你,而是‘你们’。只要将邪恶暗能激活精元,控制住你们简直是轻而易举!”

布莱克怔了怔,他清楚的知道邪恶暗能一旦注入体内就能将其黑化,使精灵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恶魔。布莱克狠狠咬了咬牙,低吼道:“你们……是不会得逞的!”

“愚蠢,那到时候就亲眼看着我们的计划是如何进行的!”威斯克站起身,不无嘲讽的说道,“跟我们邪灵组织作对,你还嫩了点!我们走!”

昏暗的光亮随着威斯克离开的背影渐渐被黑暗吞噬。布莱克的躯体被点点吞没,外面威斯克猖狂的妄笑久久回荡耳畔,无情地肆虐着布莱克伤痕累累的内心。

虚无的绝望向布莱克袭来,他看了看紧锁在手腕上的镣铐,嘴角勾起一丝自嘲。

早已注定的结局何必挣扎?

千万条银丝,荡漾半空,迷迷漫漫的轻纱渐渐形成了剔透的雨帘,与地面相撞的响音重重砸落心头。

瑞尔斯在雨中奔跑着,扫视着四周的冰冷死寂,脚下溅起的水花坠入被水覆盖的地面,泛起层层波纹。在银光中留下一串串残影。

迅速交替的腿脚慢了下来,惊愕地立在风雨中,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光明圣坛。

遍布划痕的地面上被雨冲淡的浅浅殷红掺杂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冷风拂去残留的最后一丝暗能,心凉了半截。

威斯克,你还是没有放弃吗……

握了握拳,转身飞向邪灵基地。

# 8

第八章

布莱克强撑着虚弱不堪的身子站了起来,在近乎消失的意识中苦苦挣扎。

冰冷坚实的锁链晃了晃,再次发出阵阵刺耳的响声,伴着滴滴答答的水滴在黑暗中久久徘徊。

沉重的镣铐依然没有松开的意思,似饥饿难忍的野兽始终死死咬住布莱克的四肢,镣铐的棱边如同尖锐的獠牙深深刺入他细腻的肌肤,慢慢咀嚼着柔软的血肉,舍不得松开口中奄奄一息的猎物。

快要完了吗……

或许就这样……死去,也是……好的吧?

盐水的冰冷不断侵入伤口,如尖锥刺入体内的痛楚使布莱克不得不咬紧牙关,握着拳头硬是抵挡着按捺不住的呻吟。

不,大家还在威斯克手中,如果就这么死了,也不会被原谅!

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多增了一具尸体!

缕缕紫光缠绕着布莱克的四肢,幽幽的光点游离在黑色气息之间,时而浓烈,时而微弱。他抓紧冰冷的锁链,使劲拽着与镣铐相接的锁链试图将其扯断,双腿用力蹬着冰冷的地面,绷直的锁链闪烁着微光。

布莱克不顾阵阵袭来的剧烈疼痛在沉重的枷锁中挣扎着,身上遍布的血痕迅速裂开道道口子,渗出的鲜血顺着孱弱的身子缓缓淌下。

“咔擦——”

紧紧抓住锁链,侧过身子猛地一拽,双手突然被划开几道口子,近乎黑色的红液爬上绳索,留下一抹又一抹惨不忍睹的血迹。双脚狠狠踩着地面,裂口闪电般留下道道痕迹,碎石四溅。

幽幽的光点聚集于布莱克的手中,凝固着朝另一只手拉扯过来的锁链射出一道漆黑色射线,一声刺耳的声响后,他看着只是遭到小小损伤的锁链,低头喘了喘气,浑身冷汗淋漓。

翻天覆地的痛楚袭来,勉强站起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布莱克单膝跪倒在地,他用手扶了扶冰冷的铁壁,看着墙壁染上的朵朵殷红,就像一朵凋零的玫瑰花瓣,虚假得凄凉。

这都是……自己的血吗……

布莱克突然怔了怔,压下身子吐出一口黑血,浓烈的血腥味弥漫鼻腔,单手捂了捂头,昏昏沉沉的倦意如潮水般包围了他。

快到……极限了吗……

身子晃了晃,周遭的场景碎成了支离破碎的光影在眼前飞逝而去……


# 9

第九章

瑞尔斯潜入邪灵基地。

一片紧张的肃杀气氛中邪灵战士严阵以待。瑞尔斯靠着墙壁小心地移动,侧过头观察着敌人的动静,深邃的幽蓝凝聚手中,趁附近守卫的邪灵战士还没察觉之际迅速冲向对面的走廊,一路撒下点点幽幽的蓝光,随后转眼即逝。

瑞尔斯划过一道刀刃般锋利的光弧,鲜血四溅中一个个邪灵缓缓倒下。

“是谁……!”

后面跟来的两个邪灵环顾着周围倒下的尸体,“快联络其他精灵。”其中一个邪灵说道,黑色的雾缓缓在空气中流动。趁他还没发招之际瑞尔斯抽出匕首猛地冲过来,朝面前的邪灵狠狠刺去。

整个过程是那样连贯,仿佛一阵闪着寒光的风闪过一道血雾。

瑞尔斯侧过身拔出沾满血迹的匕首,将另一个邪灵的联络器从手中打到一边儿,随后迅速拿着匕首抵住邪灵的脖颈。

“布莱克在哪?”

邪灵没有吭声。

“说!”瑞尔斯用匕首在他的脖颈上抵出一道血口,他用低沉的声音再次命令。冷冷看着邪灵,蓝眸似深潭般看不到一点温度,瑞尔斯微微低了低头,仿佛在倾听什么,或者说是在威胁性地盯着邪灵,等待他的回答。忽然,他察觉到什么立刻回过头。

“唰!”

一阵冰寒的气流从瑞尔斯的手臂划开裂口,瑞尔斯侧了侧脸,匕首迅速割开邪灵战士的喉咙,转身跳开。

赶来的几个为数不多的邪灵战士朝瑞尔斯射出数道光线,略显尖利的银灰色细痕划开流动的空气,在瑞尔斯身上留下道道伤痕。他躲闪着缓缓向后倒退,转身离开,其他邪灵紧追上去。

瑞尔斯沿路闯到实验基地,待命的邪灵战士立即将他团团包围,他们的眸子里闪烁着杀戮的可怖光芒。瑞尔斯喘了喘气捂着手臂上狭长的裂口,他抬头看着一个容器,里面装着的精元在光辉中始终黯淡无泽。

“瑞尔斯,你果然还是来了。”威斯克说着,嘴角划过犹如刀锋一般的冰冷弧线,“你还是那么重情义。而这点,正是你们这些精灵的最大缺陷。”

瑞尔斯被几个邪灵牢牢拽住,他狠狠瞪着威斯克,怒吼道:“快给放了他们!像你这种孤独成性的精灵根本就不懂!”

“到手的猎物我怎么会就这么放走呢?”威斯克戏谑的反问道,血色红眸的深处却是绝对的肃杀和冷酷。“放心,你很快就可以看到他们的挣扎了。实验,开始!”随着威斯克的一声令下,容器缓缓张开屏障,三颗精元在五角星阵中静静悬浮。

布莱克被固定在能源转换器的中央,头重重地垂下,紧锁着的镣铐死死束缚着四肢,细长的导线将仪器、镣铐和装着精元的容器互相连接,

布莱克孱弱的身体随着电流微微颤抖着,思维如同漆黑的夜里的一滩死水,停滞得不起半点波澜。导线将他和精元连接在了一起,陌生的能量体在导线来回穿梭。

“给我住手!”瑞尔斯硬是挣扎着推开身旁的邪灵,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不甘地重重着地,翻天覆地的剧痛无情地向他扑来,身体逐渐变得麻木不堪。

“卑鄙……!”瑞尔斯从牙缝里狠狠迸出两个字眼。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你越动弹死得越快哦。”艾文在他身后幽幽的说道,充满玩味的语气不禁让瑞尔斯握了握拳头。

瑞尔斯吃力地抬了抬头,看着布莱克木偶般任由摆布,痛苦地合上了眼睑。


# 10

第十一章

形状不规则的尖锐固体呈直线企图摧毁精元,它恼怒地撕咬着面前这弱小的障碍,漆黑的刺深深插入伤痕累累的肌肤,在一片血光之中固体飞速顶着布莱克狠狠撞了出去。

四溅的殷红似火焰般灼痛了眼。

布莱克靠着墙,被刺穿的腹部裂开一个血洞,鲜血如同决堤的水般涌出皮开肉绽的创口。染得暗红的固体缓缓拔出,他抽动了下失去知觉的身体,体内的温度似沙漏般不断流失,透支着此时显得如此脆弱的生命。布莱克趴倒在地,残破的斗篷轻轻盖住冰凉的他,失血惨白的脸静静贴着同样冰凉的地面,死灰的眸子却是坦然的平静。

呼吸变得艰难起来,一股窒息感从喉咙蔓延,脖颈仿佛被死神勒住般喘不过气。

他听到大家在呼唤他,全身却不得动弹。

布莱克咳嗽了几声,瞳中映着殷红的血沫。

“……布莱克!你这个笨蛋!”

卡修斯慌忙将布莱克翻过身,抱着布莱克哭喊道,天蓝色的眼覆着一层银光。

布莱克沾满血痂的头盔掉下黑色的碎片,几缕黑发散在额前,他一脸释然,嘴角扬着若有若无的弧度。

“一定要活下去……为了我们那曾经共同许下的承诺……”

布莱克面容平静地闭着眼,身上、脸上出现一道道银色的裂痕,散发出压抑的黑气。

卡修斯咬着唇角,低下头流泪。他知道,布莱克一旦睡去就再也无法醒来。

“咔嚓” 。

“咔嚓”。

“咔嚓” 。

变得虚无透明的布莱克身上泛着光,卡修斯伸手想要留住什么,却只抓到一片冰冷。

由黑渐紫的光沫在颤抖的手上闪烁着晶莹的光。

在这场战斗中,赛尔们根据从基地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能量波及时前来支援。

过了许久,在可怖刺耳的轰鸣中,基地差不多要彻底倒塌。

最终邪不胜正,邪灵组织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大家默契地配合,英勇奋战。

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从前。

不过更多的是失去同伴的悲痛。

曾经那位不善言辞的挚友,已经不在了。

“威斯克,是时候我们该做个了解了。”

雷伊说道,碧眼中是对敌人惯有的冰冷。

银色的电光无不透露出一个王者具有的杀气。

是的。

布莱克死了。

他完成了最后一次守护。

他的死换来了雷伊、盖亚和卡修斯的重生。

因为邪恶暗能的反噬,连尸体都没留下。

只化作了点点紫色的光辉消散于此。

那一刻,似群星闪烁。

飞舞的光沫温柔地涂下一层水晶般澄明的紫色。

大家默默注视着它们飞向遥远的高处,浸入那无边无际的天空。

已经变小的雨淹没了它们。

有那么一瞬间,冥冥之中布莱克并没死,只是暂时离开了,仿佛他正在某个角落静静看着他们,然后默默消失于夜色之间。

瑞尔斯将一只胳膊环住盖亚的脖颈,倚在盖亚身上,在盖亚的搀扶下站起来。

瑞尔斯笑了笑,他抬起头仰望着还在闪烁微光的天空。

“这或许是对布莱克最好的结局。

他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去一个未知的世界重新开始。

那个禁锢他的枷锁,也该,解开了吧。”


# 11
楼楼这第十章都没了!断篇了吧!
# 13

找到第十章了!马上就发出来啦!:P


# 14

第十章

源源不断的能量缓缓淌入体内,使他虚弱的神志为之一振。布莱克身上的伤口因为能量的补给开始愈合,留下一道道黑紫色的疤痕。

邪恶暗能雀跃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像凝固成水的冰聚在一起,结成一块又一块晶石,散落一片,在银色光辉中漂浮着,滑过一道又一道诡异的弧线。邪恶暗能缠绕着闪烁猩红的色泽,不紧不慢顺着布莱克的身体爬上胸膛。

就像被染上血的黑色羽毛,此时此刻却像毒蔓般慢慢折磨着毫无抵抗能力的布莱克。

渐渐恢复意识的布莱克挣扎着,能量固体的冰冷温度让他仿佛置身狭小的冰窖,冷得像被针扎般传来轻微的刺痛,冷得血液似乎停止了流动。

可恶……

根本动不了……!

布莱克活动着还未恢复完全的身体,企图脱离邪恶暗能的束缚。

他无助的像被囚禁的猎物。

邪恶暗能好像感应到被缠住的猎物已经苏醒,它小心地一点点舒展开,突然猛地使劲勒住布莱克身上薄弱的血肉,邪恶暗能纷纷窜入布莱克的体内,黑血顿时迸溅而出。

“呃……哇啊——!”布莱克凄厉的惨叫着,身体四分五裂般让他痛不欲生,布莱克仿佛清楚听见几声脆响,本能地抵抗趁虚而入的邪恶暗能,道道血痕触目惊心地划破全身。

布莱克被导线拉扯着跪倒在地,身上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痛楚无情命令着自己不许就此昏过去,肆虐着他几乎崩裂的神经。

“嘣!”导线一根根断开,电光沙沙地呻吟着。

布莱克的面色苍白如纸,脆弱得就像白雪般一触即化。眼神复杂地看了看面前静静悬浮的三颗精元,他抬了抬手臂,幽幽的紫光迷离地飘散。

见状,一个邪灵操控师起身说道:“报告大人,布莱克在抵抗我们的能源体!这样下去能源转换器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

“哼,还想反抗吗?”威斯克冷笑了一下,低沉的声音透着一丝嘲讽,他欣赏似的看着身上血迹斑斑的布莱克,命令道:“将功率调到最大,以他这种状态不可能会支撑得了多久!”

布莱克不断将自己还未黑化的能量体传送到眼前的三颗精元,希望的光辉中精元渐渐散发柔和的微光,原本包围的一层黑气早已消失不见。

终于……可以……见到你们了呢……

布莱克利用能源转换器极力将邪恶暗能转换到自己身上,邪恶暗能放肆地在布莱克体内来回穿梭。

“布莱克……!不要!”瑞尔斯极力挣扎,惊惶地看着逐渐被光芒吞噬的黑色身影。

这个景象……就跟……

雷伊、盖亚和卡修斯那天消失时一模一样!

“我觉得是时候该做点什么了。”布莱克侧过脸,游丝般的声音淡淡回答。

瑞尔斯怔了怔,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不顾邪恶暗能的反噬继续传送着能量。

布莱克的额头淌过不少冷汗,他越发感到体内因能量流失开始无力冰凉,疲惫的眼睑越发沉重。

“唔!”

邪恶暗能开始放大,他有些痛苦地捂了捂头,耳前回响着一阵嘈杂的声音。似乎来自很远很远……

一定……要……

坚持下去……!

如果连朋友们都守护不了……

一个精灵去承担大家共同许下的承诺……

这样的守护,到底算什么!

像要被风吹灭的烛光,黯淡的眸子从深蓝渐变成死灰,静静看着圣洁的光辉中,三个温暖的影子逐渐现出熟悉的轮廓。

金色,红色,蓝色。

布莱克逐渐感到体内仿佛缺失了什么,他抽动了一下伤痕累累的身体,用双手支撑着自己将要倒下的身躯,殷红的血迹沾染地面。

等等,什么声音?

稍稍停顿了几秒,立刻回过头去,暗淡的眸子映着一道寒光,直冲而来。


# 15
下一页

热门推荐

相关圈子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