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个性商城
啧啧推荐
粉丝:1176 话题:81

【R么文】《还能在一起吗?》

发布: 2015-02-02 人气: 4886 回复: 48

【还能在一起吗?】 作者:晓碟
moer3.jpg
Chapter One 【hurt
“嗨!听说了吗?么么公主要举办假面舞会啦!”
“真的吗真的吗?好期待诶!听说所有人都可以参加的是不是?”
“当然啦!我们快去准备!”
……
“么么,明天去试礼服,还有一个星期舞会就要开始了,千万别乱跑喔~”
“知道啦!捷克哥哥好烦哦……”么么嘟起了嘴。
无奈地叹了口气,捷克走出了么么的房间,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蒙着被子的妹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慢慢离开了房间。
他……好像不是那个真真正正的“王子”呢……
那么……他又该怎么办?
……
夜晚的风带来了一些凉意,透过没有关上的窗子,卷开了女孩的窗帘,轻轻拂过她蒙住脸时放在外面的手。
放下被子,么么探出了头,有些呆呆地望着窗外。
风渐渐退去,呼啸的窗帘也安静了下来,于是窗外的景色,也被一同覆盖了。
么么起身来到窗前,拖着下巴看着天空,月亮隐起了光辉,天上的星星对着她不停地眨眼……又是,同样的夜晚……
么么双眼无神地盯着窗外,思绪一点点飘到了远方。
……
清晨,和煦的阳光依旧洒在了每一个角落,洒在了那个温暖的粉色格调房间。
但是,粉色和阳光并不代表平静,三秒钟后,一声吼叫惊扰了沉睡的城堡。
“公主殿下又不见啦!——”
……
小溪,清澈见底,映出了酒红色头发的女孩那张俏丽的面容,哦,如果没有浓浓的黑眼圈会更加完美的。
鱼儿从她的脚边游过,惹得她一阵咯咯的笑。但是……没有那些回忆,她会更加开心的吧?
“么么!”不远处似乎站着一个人影,叫出了女孩的名字。
女孩一惊,跃上岸提起鞋子转身就跑,可才几步就觉得头皮发麻,痛呼出声:“哎呀!放手啦!捷克哥哥最讨厌了!!总是扯我头发!哼!”
来人叹了口气:“么么,你怎么也是个公主,麻烦你尽一点公主的职责好不好?平时也就算了,现在马上就要举行舞会了你还闹!我们当然要抓你回去试礼服啊。”
“你们?”小公主好像没有听到自家哥哥苦口婆心的劝告,一阵欣喜地揪着这两个字,“那瑞琪哥哥也来了?!”
“呵呵~我不来你会乖乖回去吗?我很想看看你穿礼服的样子呢。”瑞琪也走进了浆果丛林,笑着看着那个提着鞋子的小公主。
“那我先回去了!88!”
“啊喂!穿好鞋啊!”捷克喊,“万一被石子……”
“哎呀!——”
“割伤了脚……”
……

标签

相关推荐

“好了,公主殿下。”安迪边对么么说,边收起医药箱,“这几日就先静养,一周后的舞会还是别参加了,不然容易落下病根,会更难好的。不打扰您休息,我先走了。”
“安迪医生,请等等……请问……您现在有时间吗?”么么小声地问道。
安迪回过头,笑了一下,“小么么你还是安心养伤吧,伤好了才能来我那儿看小拉姆呢,托你的福,它们现在可好了。”
“嗯!那就好!安迪医生,谢谢您!恕不远送咯~”
目送安迪离开,么么转回了头,嘴角漾起一丝甜美的笑。
安迪嘴里的“它们”,是么么上次出逃时救下的小拉姆,那天刚好是雨夜,小拉姆们晕在了街边,么么刚好路过,把它们送去了安迪的医院。
只是他们都未细心地发现,那个雨夜并不寻常,就像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多了那么多昏倒的小拉姆一样。
么么也只记得,她在救最后一只小拉姆前,只看到了一个一闪而过的黑影,当时还以为自己花了眼……
转过头,盯着窗外的艳阳天,心中竟涌起了一丝凉意,不知道那个人,究竟会不会来……算了。
“信儿信儿!”么么冲着窗外喊,一只浑身雪白、只有头上有一撮七彩羽毛的鸽子飞来了,它拍拍翅膀,飞至么么手上,“咕——”的叫了一声,惹来了女孩银铃般的笑。
“好了信儿,这次真的要麻烦你了,请你把这封信交给他。”么么从枕下拿出了一封粉色的信。“咕?——”么么伸手摸了摸它的毛,“真是抱歉呢,我不知道他在哪儿……不过你一直在空中飞的话应该就能找到他,但就算找不到,也不可以飞去黑森林哦,那里太危险了呢。”
“咕!——”信儿衔起信笺,冲么么眨了眨眼,拍拍翅膀才窗外飞了出去。
“拜托了信儿!——”么么冲信儿离去的背影喊道,久久凝视了那个方向后,么么带着不安的心钻进了被窝,不久后便睡着了。
————————————————————————————————————————
# 沙发
Chapter Two 【Invitation】
“鲁比,过几天天气会更冷,你要注意保暖。”RK一边对一旁的拉姆说,一边专心地控制着飞艇的方向。
“好。”这话明明应该是我对你说的啊!还有你分心不怕被撞吗?!
像是看出了鲁比的担心,RK说道,“这天空上能撞到什么啊?啊!——”
“诶?撞上了?都和你说不要分心的……”鲁比边念叨边飞出飞艇,去看看那个被撞的可怜小家伙儿。
“咕……”在鲁比精心照顾下的信儿总算醒了过来,它一醒来便焦急地望向身边,一直叫个不停,直到看见了身边粉色的信笺才停下来。
奇怪的鸟儿啊……RK默默想,像是能懂人性一样……还有头上那一撮七彩羽毛……有些眼熟啊……嗯?
“咕!——”见了RK,信儿也顾不上什么了,衔起身旁的信就迫不及待地飞扑向RK。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干什么??”惊叫之后的RK转过头黑着脸看向自己左肩上的信儿,信儿眨了眨褐色的眼,把信向他凑近了一点。
RK皱皱眉,这只鸟是信鸽吗?能找到我也算是厉害了,虽然是意外……好吧,RK这家伙真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误。
RK接下信,肩上的信儿却并没有走,依旧站在他的肩膀上。
拆开信,是一笔漂亮的正楷字。
嘴角,似乎不自觉地出现了一抹笑。
假面舞会?貌似很有趣啊……
肩上的信儿歪着头,看着RK把写好的预告函装好,然后摸了摸信儿的头,信儿也是只聪明的鸟,衔起信封一拍翅膀就飞走了。RK看着它的身影,嘴角依旧不自觉漾起了笑。
“主人……你不要我了吗……”
“怎会?……哇啊啊啊啊啊!——鲁比你哭成这样是要去吓人还是吓鬼啊?!!!——”
……
“咕!——”信儿把信放在么么窗前,然后叫了一声,似乎在打招呼,然后又衔起信,飞到了么么的床头。
“信儿?!”么么一阵欣喜地把信儿抱在怀里,差点就去亲它的头了。“你回来了!信呢??”
“咕——”信儿示意么么打开它,么么也明白鸟儿的意思,拆开了信。
“啊!——”一声尖叫,来自么么口中,闻之而来的瑞琪带着一小队骑士冲了进来,看见面容失色的么么一阵心疼,眉也紧紧地皱了起来。
# 板凳
“公主殿下,您怎么了?”由于是在正式场合,瑞琪不好直接关心么么,只能这样问道。
“瑞琪……你看……”么么递过去那封预告函,瑞琪接过后么么就把头埋在了膝间,不知是怎样的表情……
假面舞会又怎么少的了我RK呢?听好了,在舞会高潮的时候,我会夺去舞会上最闪耀的东西。——捣蛋鬼RK”
“可恶!”瑞琪咒骂了一句,“这种时候居然也要来捣乱!”
“好了瑞琪,你去忙吧,我没事……”么么的声音中带着哭腔,让瑞琪很是担心,但又不好违抗么么公主的命令,犹豫片刻还是退了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后,么么开始小声的啜泣起来,泪,打湿了被褥。
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夺走我的东西吗……为什么一定要夺走我最珍贵的东西啊……
“呜呜呜……”小声的啜泣最终变成了嘤嘤的哭声,信儿担忧地看着么么,它真想帮帮她,可是作为一只鸽子,它好像无能为力……
最后,么么哭着睡着了,那副面容真叫人心疼,信儿看着,飞到了么么枕上,伸出自己的羽翼,轻轻拭去么么脸上的泪珠,然后又用喙轻啄了一下么么的额头。
祝你好梦咯~公主殿下。
# 地板
“公主殿下,您怎么了?”由于是在正式场合,瑞琪不好直接关心么么,只能这样问道。
“瑞琪……你看……”么么递过去那封预告函,瑞琪接过后么么就把头埋在了膝间,不知是怎样的表情……
假面舞会又怎么少的了我RK呢?听好了,在舞会高潮的时候,我会夺去舞会上最闪耀的东西。——捣蛋鬼RK”
“可恶!”瑞琪咒骂了一句,“这种时候居然也要来捣乱!”
“好了瑞琪,你去忙吧,我没事……”么么的声音中带着哭腔,让瑞琪很是担心,但又不好违抗么么公主的命令,犹豫片刻还是退了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后,么么开始小声的啜泣起来,泪,打湿了被褥。
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夺走我的东西吗……为什么一定要夺走我最珍贵的东西啊……
“呜呜呜……”小声的啜泣最终变成了嘤嘤的哭声,信儿担忧地看着么么,它真想帮帮她,可是作为一只鸽子,它好像无能为力……
最后,么么哭着睡着了,那副面容真叫人心疼,信儿看着,飞到了么么枕上,伸出自己的羽翼,轻轻拭去么么脸上的泪珠,然后又用喙轻啄了一下么么的额头。
祝你好梦咯~公主殿下。
# 5
Chapter Three 【奇迹】
一个星期就这么过去了,么么脚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但依然会隐隐作痛。
明天就是舞会了……么么在床上想着,他们……就算我好了也未必能让我参加吧……哎!烦死了!
转了个身,么么逗着面前的信儿,这只信鸽,是她这段时间以来唯一的安慰了。
“信儿……我好想去参加舞会……那是我唯一能消遣的事情了,可是现在……”么么说着又闭上了眼睛,失落的面容让信儿着实担心。
“咕~”信儿怪叫了一声,又逗笑了那看似沉睡的人儿。“信儿,谢谢你。真的好开心有你一直陪着我哦!”么么露出了笑颜,但舞会的念头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之后,笑容又收敛了,转眼间又是一副愁容。
其实么么是真的很想参加舞会的,为此她很认真地练习舞蹈,而且关于这个舞会,也藏着一个少女的粉红秘密。
“么么!”门外响起了瑞琪的声音,么么一阵欢喜,有瑞琪在,她似乎有了某种预感,自己所希望的事情马上就可以实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他在,心里就能有一种叫做……嗯,叫做安全感的东西吧。
“快点去换礼服,舞会马上就要正式开始了哦~”
诶诶??么么一脸惊讶,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刻下床去更衣室换礼服,连脚上的伤也不顾及了。
么么出来的时候,瑞琪居然还在外面等着她,这不禁让么么十分惊讶。“我好了哦~瑞琪哥哥我们走吧~”么么跑过去牵起瑞琪的手,拉着他就要跑向舞会,这时,瑞琪却阻止了她。么么不解地抬起头,瑞琪朝她眨了眨眼睛,么么马上就明白了,跟着瑞琪一起朝舞会后门溜进去。
舞会已经开始了,么么看着,心动起来,渐渐放开瑞琪的手,走进舞池。
舞池里的么么,轻轻抬起手,旋转,犹如一只飞舞的蝴蝶,蜕变之后尽情绽放生命的美丽。灯光,不自觉地集中到她身上,使么么的身上多了一层光晕,让她身后仿佛真的有了一双蝶翼。不知不觉,舞池里的人都一个接一个地停下,退到了周围,给这个舞者一个足够的空间。而陶醉于舞蹈的么么却完全没有察觉到身边的变化。
一舞已尽,么么睁开眼,忽而见到这么多人,她的脸一下子全红了。不知谁先鼓起了掌,紧接着是成片的掌声。
# 6
一位戴着面具,却并不掩其气质的男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做出邀请的姿势,道;“能否请尊敬的公主殿下成为我的舞伴?”
人群“哇——”了一声,然后是窃窃私语。“她就是么么公主啊?”“难怪这么棒!”“刚刚公主没有出现,还以为她不会来了呢。”“看看公主会不会答应他?”
么么微笑了一下,牵住了面前人的手。“我很乐意。各位,下一轮的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快去找自己的舞伴吧~”
人群散开了,音乐也很快响起,男生的嘴角漾起了一丝微笑,跟着么么的舞步跳了起来。
么么依旧保持着嘴角的弧度,眼睛却一直盯着男生的脸。男生戴着面具,么么也戴着面具,然而他却能一眼看出自己的身份,这太让么么好奇了。
一直盯着对方,想从对方的脸上堪看出些什么,却因分心,一不小心才上了对方的脚,么么一惊,马上抬起脚,很不巧又失了重心向后倒去。
男生察觉到了么么的困境,抬起么么一只手,控制着她转了一个圈,挽回了这一马上尴尬的局面。
么么稳住脚,低着头,不敢去看那个男生,但男生却饶有趣味地看着她,准确的说是看着她那张堪比番茄的脸。
脸上一阵火烧,么么已经无法回到最初的状态了,男生十分善解人意,拉着么么坐到休息席的椅子上去。
“那个……谢谢你……刚刚没有踩疼你吧?……”么么小声地道谢,眼睛依旧不敢去看对方。
“没事,别紧张了,刚刚的舞其实还很完美的。对了,刚才为什么没有出来主持开场呢?”男生笑笑,转移了话题。
“那个……我的脚在一个星期前受伤了,为了不让我留下后遗症,他们不让我参加了……”么么说着,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一丝庆幸。
“又是逃出来的啊?”男生笑道。
“嗯……”么么小声地应了一句,脸上刚刚褪去的热度又上来了。
男孩看着这个女孩害羞的神情,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走吧,去花园散散心如何?”男生离开了座位,站在么么一侧,做出邀请的手势。
么么牵住男生的手,任由他带着自己随意穿过人群。
# 7
Chapter Four 【得手】
花园中,两个背影漫步在花海,月光静静地洒在花丛间,洒在女孩的卷发上。
似乎累了,么么坐在了草地间,男孩也陪着她,两人都不说话,安静地望着天,想着各自的心事。
“舞会快结束了吧?”男生道。
“嗯,应该吧。”么么漫不经心地说,心中有些小小的失落,她没有见到那个人,但是为什么却有些满足呢?么么转头看看男生。因为他吗?
“那我也该走了呢。后会有期~小公主。”男生站了起来,似乎打算走。
“诶?”这么快……
“不想我走吗?”男生转过头,笑着看着么么。
“不……我……那个……”么么越说越急,几乎快语无伦次了,男生轻笑出声,让么么更窘了。
“那就一起走吧。”说完,不顾么么的惊异,立刻拉起她就跑。
“等等!放手啊!你要带我去哪里?!”么么甩不开他那力道,只能任他拉着自己,跑进树林,跳上飞艇,升上高空。
一连串的动作让么么不敢睁开眼,直到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才被吓得睁开眼来。
“鲁比,给那伙儿人发个通知吧,我已经得手了,舞会上最闪耀的东西。”
“OK~”黑色的拉姆说道,然后就像一阵小小的旋风一样消失在了飞艇中。
“好了小公主,休息的房间已经让鲁比打扫好了,你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哦~”这是男生的声音,但在么么面前的却是一个戴着蝴蝶眼镜的人。
“你是……RK?!”么么惊叫,换来了男生,哦,RK的轻笑。
“嗯,是呢,舞会上最闪耀的公主。”RK的嘴边又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刷——”么么的脸又红了,想到刚刚那次意外,她的脸就一阵发烧。天……自己最想见的人就在面前……那……
# 8
“别想太多,不早了,晚安哦~”RK说完就进了一个房间,么么见之,也打算去休息,可是……是哪个房间啊?……
忘记问他了……此刻的么么懊悔不已,怎么光顾着想刚刚的事了……抬起头,么么看了看RK的房间,心中犹豫着,要不要……去问他呢?可是这样,有些不礼貌啊……
么么纠结地看向那些房间突然有了欣喜的发现——一扇门上贴了自己的名字!好细心呢……是安排好的吗?
么么会心一笑,轻轻推开了门,因为太累了,也顾不上什么淑女形象,趴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
“哈……”么么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看向窗外,嗯,阳光明媚,很适合出逃去玩……回过神来,么么嘲笑了自己一下,真是的……自己不是已经被RK当成最闪耀的东西带走了吗?
“咚咚咚——”
“小公主,醒了吗?”是RK的声音。么么边想着边打开了门。
“嗯,精神不错。来吃早餐咯。鲁比,辛苦了。”RK边说边揉着黑色拉姆的头走向了餐桌,么么也慢慢跟上来,她的步子又开始像以前一样优雅。
早餐过后,么么便一直在窗前托着下巴凝视远方,想着自己的心事——不知道哥哥他们会不会担心啊……要是信儿在就好了,起码可以传个信……
“嗨!在想什么?”耳畔突然传来了RK的声音,眼前也同时多出了一只手,么么吓了一跳,然后又撅着嘴幽怨地望着RK。
但是仅仅对上了RK的双眼,么么的脸就不可抑制地发烧,不得不承认,不戴眼睛的他真的……嗯,很帅。么么想着,看见他那有些憋笑的表情,又把头低了下去。真……真的好尴尬啊!
RK饶有趣味地看着么么刚才的一系列变化,心底澎湃的笑意越来越难以抑制,为了不在这为公主殿下面前失仪并让她更加尴尬,RK还是很善解人意地离开了。
往后的几天,两人一直这么平静地生活着,RK除了用餐时间会出现外,其余时间都是一个人呆着房间里,做自己的“计划”;而么么呢,在这相对陌生与轻松的时间里,却着实无聊地不知道该干什么;鲁比则每天整理家务,闲下来的时间要么陪公主玩玩游戏,要么一个人捧着笑话书看肥皂剧……
# 9
不行!不能总是浪费时间了!么么下着决定,就趁这个时间好好学习学习!
“鲁比!教我做饭吧!!”
——————————————————————————————————————
原文第五章打算修改然后做番外去了。。
# 10
Chapter Five 【戒指】
城堡大厅里,瑞琪在不太地踱步,他怨着自己,如果当初没有让么么离开就好了……现在……现在……不行!“洛克行政官!公主被带走我也有责任!请让我去把公主殿下带回了!”
“瑞琪,我知道你自责,但是现在……我们并不知道RK的位置,贸然行动必将打草惊蛇……”洛克皱着眉,看着一脸担忧的瑞琪,他的心也在挣扎。有捷克在,庄园的运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么么公主也永远是个不可缺少的角色……
窗外的蝉鸣叫得令人心烦,在这安静的气氛中更加扩散了这种情绪。
考虑良久,洛克终于发话了,瑞琪的心也不自觉收紧,“瑞琪,这次的行动我只派你一个人去,不管用什么办法,请务必找到各自!如果必要,你可以带一个人与你一起行动。切记不要打草惊蛇!明白了吗?”
听到洛克的命令,瑞琪松了一口气,立刻答了句“是!”,生怕洛克反悔……他几乎都决定不管洛克的顾虑一个人去找么么了。
……
“呐,枫,如果……”
“说吧,有什么事情吗?”
“呵,你还是一样地懂我呢……那么我想说什么你也知道的吧?”
# 11
“是是,团长大人的命令怎么会不从呢?”转过头,换了一种缓慢轻柔的语调,“话说啊……你是真的想好了吗?……”
“……你在说什么呢……”
“嗯……什么也没有说哦。”傻瓜。
“……”傻瓜。
……
呵……瑞琪……带个小骑士来找我吗?那就来玩个游戏吧。
“RK!你在干嘛呢?我进来了哦~”门外忽然出现么么的声音,RK吓得差点摔了手中的窃听器。
慌忙处理好情绪,藏好窃听器后,RK说了句“请进”,门便“吱嘎”一声开了,么么手中端着一盘曲奇饼慢步走了进来。
“我烤了曲奇要尝尝吗?”么么微笑着递去盘子,眨着眼睛期待RK的评价,不过对于苦练了一个星期的么么来说,此刻的她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RK有些将信将疑地拿起一块曲奇饼,和上次的相比又好了很多,“你确定不是鲁比做的?”RK问。
么么闻之脸“刷——”地红了,不高兴地嘟起了嘴,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人怀疑。
“你不吃就算了!”端起盘子,么么转身就要走,却听见RK道了句“好吃”,脸上的红晕顿时褪了几分,把盘子放在一边,撅着嘴走了出去,同时轻轻关上门。
真是个别扭的家伙……RK无奈般地摇摇头,但在心里却肯定了么么的进步,还记得第一次那个糟糕至极的成品,现在想起来还会心有余悸呢……啃掉手中剩余的半块曲奇饼,RK又陷入了沉思。
那个家伙的秘密,自己好像已经知道了呢……呵~拜托他一下好了。
……
# 12
好无聊啊……
么么趴在床上嘟着嘴,RK整天不知道在干什么,鲁比也出去了……现在一个人真的好无聊啊……
翻身坐起来,么么走出了房间,在飞艇里转来转去。其实说实话,在这里呆了那么久了,除了厨房和三人的房间,么么再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围着飞艇转了一圈,么么发现了一扇有些隐蔽的门,在好奇心地驱使下,么么握住了门把手,心里怦怦直跳,略略犹豫一下,还是闭着眼睛打开了门。
这像是一个仓库,却并非杂乱无章,与门相连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两侧是整齐的柜子,柜子上面有规律地排列着数不清的抽屉。么么提着裙摆,小心地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不像么么想的那样有许多灰,反而可以说是一尘不染,好像每天都有人打扫一样。是鲁比吗?么么想着。
左右看着那些几乎完全一样的抽屉,么么一阵头晕,连个序号都没有,RK他能记住每个抽屉放了什么吗?……
不过么么可小瞧了RK,为了防止别人知道在、每个抽屉装了什么,RK在每一个抽屉上都精心布置了字母的排列组合,每一组都很有规律,而无规律的抽屉里便是暗器和机关。
么么当然不懂得这些,但她她也算是幸运,因为好奇的她拉开了一个抽屉。
看见了的东西后,么么一下子瞪大了双眼,这,这是RK不久前才从么么房间盗走的绿宝石戒指啊!
么么看了看周围,心中确定了什么——RK,大概把盗走的东西都放在这里了吧?
然而么么此刻却无心去拉开其他抽屉去证实自己的想法,她盯着抽屉里的戒指,心里挣扎着,要不要拿走呢?那可是母亲离开她前亲自戴着她手上的东西啊……那是她……最重要的东西啊……
么么纠结了,就这样拿出去铁定会被RK发现,自己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回去,即使暂时拿回了戒指,RK他……或许还会拿回去啊……
固然纠结,身体却先一步做出了决定,在么么考虑的时候,双腿已经带着她朝门口走去。
光越来越亮,么么眯起了眼睛,当她适应了这种亮度睁开眼之后,酒红色的卷发应着她的情绪狠狠地跳跃一下。
“小公主,乱闯别人家可不好哦。真庆幸你还能活着出来。”
————————————————————————————————————————
已修改。。
# 13
Chapter Six 【游戏】
是RK!么么心中大惊,脸立刻火烧起来,不自觉低下头,额上也渗出了冷汗,两条卷发随之一起耷拉下来。
“好了,把东西还给我吧。”RK的声音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但是无暇顾及RK的变化,么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倏”地抬起头,大声又固执地冲RK吼道:“不行!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
此刻的么么完全没有一点公主的样子,和一个普通又固执的孩子似乎没有什么区别……RK看着她,蝴蝶面具下依旧不知道是怎样的表情……
气氛安静了,连针刚落地的声音都可以听见,更别说么么那急促的呼吸了。
只是几分钟,么么却觉得仿佛过了几个世纪般漫长,这个时候的感觉和她出逃不成被洛克发现时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那戒指我就先寄放在你那里几日,日后我还会拿回来的。”听见RK的这番话,么么明显松了口气,虽然只是暂时,但至少现在在,珍惜的道理么么还是懂得的。
但她或许并不清楚RK那几分钟里想了什么,她也不会知道,在她反驳RK那句话的时候,RK竟然在她身上看见了自己的执着……
……
么么握紧手中的戒指回到房间,仔细打量着这个戒指。
戒指的环是金做成的,对光的时候甚至会闪出金灿灿的光。环上镶了一颗指甲盖般大小的绿宝石,也因此才被称作绿宝石戒指。
么么把宝石对着光,透过宝石所折射出来的光落在了地上,绿莹莹的一个个小斑点,完全没有吸引到么么的注意。
看着那颗绿宝石中间没有瑕疵的晶莹部分,么么的心中竟有一丝的悲哀,嘴边的弧度也下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觉得宝石在哭泣呢?……
呆呆地望着它许久,窗外的阳光不知时隐时现几回了,么么还在看,但却始终看不懂那份哭泣……
叹了口气,么么小心地把戒指戴在了手上。
这一次,一定要好好守护它!
“欣赏够了吧?小公主。”
是RK?!么么惊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险些把椅子弄翻,那枚戒指也随着双手一起到了身后。
RK的嘴角没有笑容,在看见么么那高度戒备和紧张的时候他的笑容就消失了。
# 14
“我不会毁约的,戒指现在放你那里。找你是想和你说些事情。”
约莫受到了情绪的影响,RK的语气瞬间冰冷,仿佛要把人丢入冰窖一样,么么从未见过这样的RK,呆呆地站在那里半响没有反应过来。
RK无视么么那怪异的表情,边走近么么,边说:“那个团长带了一个骑士来找你,不过你放心好了,他们目前是找不到这里的,我们来和他们玩个游戏,如何?”
RK用手指轻轻圈起么么一缕卷发,最后两个字声调上扬,简直就像魅惑人的催眠师。哦,不,RK,本来就算催眠师。
么么嘴唇动了动一个字慢慢由嘴唇吐出。
“好……!”
暗处,不为人知的微笑。
……
出发当天。
“瑞琪,有你一封信。”
“这个时候谁还管这个?”
“可是送信的人说你要是不看会后悔的。”
“麻烦……送信的人是谁?”瑞琪皱了皱眉,不耐烦地接过信封。
“一个男生吧……不太认识,头发是银白色的,不过头发很长,被扎了起来,扎起来的部分是七彩的。”即将跟随瑞琪上路的小骑士回忆道。“对了,写了什么?瑞琪?”
“啊?……你自己看吧。”
“瑞琪团长,你找我一定找到很辛苦吧?作为你对我这么用心的回报,我就好心的给你指个路吧?公主殿下目前很好,不过现在还不能还你。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黑森林的北偏西15度方向有一个异时空的交点,从那里可以去到另一个时空,不久前有人给属于黑森林的所有居民都发了通知,收到消息的人都可以前往此处参加一个比赛,而比赛的奖品——那张地图,就是我想要的东西,如果你能拿到,那么恭喜你,你将有和我交易的资格。记住咯,比赛,两人一组。——RK?!”
双手紧紧握住,瑞琪努力地平息自己的心情,冲看完信的枫道:“走。”
停下脚步,瑞琪转头看了看那个停在原地没有动的枫,脸色微微有些差。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枫问着瑞琪。
瑞琪沉默了一下,“是,我考虑清楚了。小枫,谢谢你的提醒,但是,哪怕知道他的意图,我也必须去。这是骑士的职责。“
“也是你的‘心’吧?好了我知道了,我跟着你,谁让我摊上你这么个……”枫边吐槽着瑞琪,边跟上了前面人的步伐,瑞琪微微一笑,朝着黑暗走去。
瑞琪是明白的,RK一定会带着么么去参加那个什么比赛,这样就意味着他不可能能拿到第一……这只是RK的计划罢了。
但对瑞琪来说,他一定要保护好公主,哪怕前方,不会有胜利的曙光……
# 15
下一页

热门推荐

相关圈子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