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个性商城
啧啧推荐
粉丝:1175 话题:81

【文】文艺玩家原创小说《复活》

发布: 2015-01-22 人气: 4321 回复: 44

    最近小编看到一篇非常赞的小说,来自摩尔庄园的一位文艺感十足的玩家。读过之后小编突然感觉自愧不如,想当年自己十一二岁的时候还在外面玩弹球,可现在的小朋友不但游戏玩得好,还能在玩过之后写出自己心底的故事,的确让人钦佩。下面我们进入正文吧。


1350897070350.jpg


     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远处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叫喊声,努力的抬眼望去,似乎有点点火光。


    呼了一口气,就着逃生本能,我挣扎着从灌木丛中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向那边的人群,边跑边下意识的喊道:“救命……”其实声音小的可以,对方和我距离也隔得远。但是那群人里只要有一个能听到,我就得救了。


    体力在不断的下降,眼前开始变得模糊,我咬咬牙,用力的往前跑,放大了声音去喊叫,前方正准备走远的人中,似乎有人注意到这边,他转过头,黑色的眼睛惊讶的看向我。“队长!那边还有一个人!”


     我友好的勾了勾嘴角,“救命”还没说出口,眼前一黑,人已经倒下了。


     昏迷前我还有好好想过,要是不把力气留给微笑就好了。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般有礼貌的孩子都没有好下场。


    ……


     我好像睡了挺长时间,等醒来的时候,仍是昏昏沉沉的。


    我撑着身子坐起来,茫然的看向四周。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卧室,摆设齐全,干净整洁。


    房顶的吊灯似乎挺贵重的……我摇了摇头,想什么呢。


    掀开被子准备下床,猛地发现身上的衬衣已经被换成了白色的长裙。


    我有些发懵,昨、昨天,我看到的是一堆披着铠甲带着头盔的男人们,没错啊。浑身打了个冷战,这衣服谁帮我换的?


     没等我回神,卧室的门就被轻巧的推开了。开门的红头发女孩和我大眼瞪小眼,然后她惊喜的朝门外喊了一声“瑞奇,她醒了!”


     那女孩开心地跑过来,温柔的给我掩了掩被子。


     门口传来了一道沉稳有明朗的声音:“公主,她醒了?”


     接着一个穿着便服的金色头发的男生走到了他口中的“公主身边”。


     我看向那个红头发女孩,惊讶的微微睁大了眼睛,呵,我居然被公主捡到了。


     那女孩友好的伸出手,温柔的笑道:“你好,我是公主么么,这边的是皇家骑士团团长——瑞琪。”


     我笑了笑,伸出手和她握了握。


     “我是西泽尔。”


     么么关心地问:“西泽尔为什么会重伤累累的出现在前哨站?”


     我抓了抓被子,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不知道。”


     两人同时一怔。


     我摇摇头,实话实说,“我除了名字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么么立马同情的看向我,瑞奇眼里带了一丝怀疑,他上前问道:“那,西泽尔都记得些什么?”我茫然地看向他。


     瑞奇笑了笑,“哪方面都可以。”


     我乖巧的点点头,开口:“我知道一加一等于二,二加二等于四,以此类推,加减乘除混合运算都记得牢牢的,函数解析式勾股定理一个都没忘掉,物理化学政治生物英语单词全都在脑子里放着。哦,还有洗衣服要放水和洗衣粉的比例我也清楚,仙人球不能浇太多水否则会死掉,我们是生活在地球上而不是火星上。我还记得怎么用电脑……”


     “好了可以了!”


     我停下来,朝他眨眨眼。瑞奇揉了揉脑袋,叹了口气:“看样子常识都记得很清楚。”


     么么僵硬的笑了笑:“你不觉得她很适合当老师么?”


     确实,自从菩提大叔开了新课门后,就在急招老师。


     两人相视一眼,么么回头朝我笑了笑,“西泽尔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养伤吧,等伤好之后我带你去菩提大伯那里。”


     我面上乖巧的应着,不动声色的想,这人哪,果然就不能吃白饭啊。


标签

相关推荐

上回说到,重伤累累的西泽尔昏倒在哨站,晕倒前发出的最后一声求救被士兵听到。从昏迷中醒来后,发现自己被么么公主相救。一番闲聊之后西泽尔发现自己失忆了,只记得一些数学常识。么么公主推荐他到菩提大叔那里当老师......


隔天,我安心的在公主家养病。

据说我住的房间原本是要接待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结果那客人没福气,家里出了事,半路又折了回去,说是短时间内过不来了。

于是我心安理得的住着我的豪华套房。我以为这身上青青紫紫伤痕累累的,起码的一个星期才结痂,没想到今天伤口已经消肿了。

我心里郁闷,难不成上帝他老人家知道我贪得无厌懒惰好事故意让我恢复能力大增?
我叹了口气,得了吧,拿人家的手短,我还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等着被送去教学吧。

么么公主似乎没有我想象中的繁忙,她总能抽出时间来看我。

有时一个人,有时连带着那个什么团团长瑞奇。

除了第一次来,瑞奇每一次都穿着铠甲,拿着头盔。我想,大概团长的职务应该很多。

我有吃有喝的逍遥日子没过多久,就被上帝剥夺了。

原因是没过三天,我身上的伤都结痂了。给我换药的女仆很惊讶的告诉了么么公主,于是我的假期结束了。其实我也挺惊讶的……

额外休息了一天,美名其曰“恢复体力”。

最后还是被公主引路,带去了菩提大伯那里。

据么么公主说,这里是摩尔庄园,我记下了。

但是庄园的路很复杂,这让我甚是郁闷。

午休时间街上的人很少,少数人身后跟着个圆滚滚的球球,我没怎么注意,光顾着记路了。

没多久,我们到了所谓的“拉姆学院”。

我看到么么公主轻车熟路的推开前面的木门,于是好奇的跟进去了。

房间宽敞明亮,屋内有人爽朗的朝这边打招呼。

是个有朝气的老摩尔,棕色的胡子,米黄色的帽子。

菩提大伯:“这位就是西泽尔吧?”

我客气的点点头,应了一声。

么么公主:“大伯,西泽尔是今天来应职的。”

大伯点点头,“是,我听瑞奇说了,就是不知道这小丫头熬不熬的下去。”

我上前问道:“怎么说?”

大伯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新一批的学生格外的活跃呢。”

我抽了抽嘴角:“没关系,我抗得住。”

大伯爽朗的笑:“那就好。”

么么点点头:“那西泽尔要交什么科目?”

我瞅了瞅一旁桌子上放着的试管,说:“化学吧。”

大伯立马眉开眼笑。我估计他这里没几个教化学的。

大伯热情的拽着我就开始说“年轻就是好”之类的话语。他身后的圆球球沉稳的提醒他:“菩提,你该给人家教师工作服了。”

大伯拍了拍脑门,“这就去,这就去。”然后急匆匆地走了。他身后的圆球球露了出来。

他居然会说话!而且,他还有和大伯有着同样的胡子……

那圆球笑道:“你好,我是大伯的拉姆,葡萄。”

我怔住,这球球就是拉姆啊。原来我要教的就是一堆球球?


# 沙发


清晨,起床,洗漱,换衣服,吃早餐,上班,教课,放学,吃午餐,教课,放学,吃晚餐。
在我看来,每一天都应该这么过。可是开头出了点小偏差……

清晨,鸟语花香,被子软泱泱……于是,我睡过头了……

因为么么公主说没有预留的房子给我,况且我也算是半个无产阶级,主要在于无车无房无MB,甚至没有身份证。所以心安理得的住在了公主家,你想啊,公主家的吃穿用住,能少得了你吗?被子更是软的没话说,这被子一软,人就容易泛懒……

菩提大伯发话了,7:30到校,眼看着要迟到,第一印象肯定好不了,我急急忙忙的爬起来,跑进浴室就开始飞快的洗漱,然后飞奔进卧室,拿起枕边的教师服开始套……

教师服有个很显著的特点,就是下摆大,领口小,于是急忙忙的套着套着……我就被领口卡住了……

我奋力的挣扎,脸涨得通红,脖子好像还被扭到了。最终无果……

正欲哭无泪时,我隐约听到门外有脚步声。

想了想,我恍然大悟。

听公主说好像皇家骑士团得定时定点巡逻皇宫,估计正巧被我干上了。

听着脚步越来越近,我立刻高兴地喊道:

“喂!嘿!外面有人么!救命!这里这里!”

啧,这时候谁去要面子,谁就是笨蛋。

外边一静,然后就有人猛地把门踹开!

来人急匆匆地问:“怎么了?!”

由于被遮住了视线,于是我从厚厚的教师服中伸出手愉悦的朝那边招了招。

“勇士!这里这里!我被卡住了!”

……

房内静了一会儿。

似乎来了三个人,有个熟悉的声音咳嗽了一声,大步上前,帮我把衣服温柔的扯好然后退后。我立马挣出来,大大的吸了一口气。

“啊,能活过来真好。”

帮我的人笑了笑:“那就好,还有,记得下次穿的时候先把拉链拉开在套。”

咦?原来有拉链啊……

我抬头刚要道谢,就看见金头发的男生朝这边笑。

“啊,瑞琪,早上好。”

“早上好,西泽尔,下次不要随便叫皇家骑士团团长特意为你过来穿衣服了。”

我听后讪讪的笑了笑,看着他带人走后,立马抓起桌上的背包和自己昨晚画的地图,跑去了拉姆学院。

途中我仰头望天。

唉,结果连早餐都没吃成。

左转右转转了好几个圈,终于到了学院。

7:30分整。

我乖巧的和大伯打了声招呼,然后小心翼翼的跟着笑的很灿烂的葡萄进了一间小教室。

座位零零散散的,只有五个,加上书架讲桌物品柜子和化学用桌,刚好摆满的整个屋子。我愣了愣,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啊,我还以为要教导一大堆球球呢……

葡萄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眯着眼睛说:“西泽尔,慢慢积累教学经验吧,然后就可以开始教导更多学生了。”

我点点头,其实这样更好,轻松又愉快。接着,葡萄又好心的给我说了注意事项,告诉我8:30正式上课,就回大伯身旁了。

我抬头握爪。哟西~西泽尔,你终于成为了再也无法游手好闲的人民教师了。


# 板凳


俗话说的好,人名教师不好当。(俗话:我没这么说!)等到今天,我才意识到,某老师说得对,上辈子杀猪,下辈子教书……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有没有干出杀猪这等残忍的事,但是教书确实是个苦差事。8:30,我开始在教室里对着从名单中挑选出来的五个球球作自我介绍。

“咳,嗯,你们好。我是西泽尔,从今天开始就是你们这些球……咳,拉姆的化学老师……俗话说的好,化学是枯燥的,所以,从今往后……我希望你们……我希望你们……你们有在听么?”我看了看下面的球球们。打的打,闹的闹,睡觉的还在睡觉。

我叹了口气,又揉了揉头,最后忍无可忍的一个手刃劈开了桌子!五只球立马僵硬的乖乖坐好,啊~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我暗地里揉了揉劈红的手,想着要是算工伤的话,就应该不用报销桌子钱了,边想边严肃的咳了几声。接着眼神往下一扫,所过之处每个球球都安分的呆在自己的座位上,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我。满意的点点头,开始讲话。“我是西泽尔,从今天起是你们的化学老师。好了,现在都介绍一下自己。”五只球乖乖的自报家门,我扫了眼名单,都对上号了。满意的点点头,我看了一眼表,说:“这节课自由活动。”五只球齐声道:“啊?”我凶恶的瞪向它们:“啊什么啊?课本下节课才送来,你们就这么想让我尽快指导?”“不、不是……”“那就好,听话啊,乖。”我坐回教师座位上,揉了揉肚子,突然想到自己还没吃早饭,于是向前趴在桌子上,对下面战战兢兢的球球们说道:“喂,谁去给我跑个腿,买下早饭。”

五只球听后推推搡搡,最终决定让一只还没长叶子的黄色球球过去,于是我便安心的在教室里等。走廊里传来声音,“这不是毛毛吗?要去干嘛?”然后就听一个弱弱的声音说:“帮、帮西泽尔老师买早饭。”“啊,看来那个西泽尔老师好像很受学生爱戴啊。”我听后贼贼的向前方剩下的球球们笑了笑,球球们整齐划一的哆嗦着退后了两步。

早饭不久就回来了,我吃完后课本也不久就送到了。我翻了翻,然后僵硬的指着目录问:“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有关魔法元素的控制概论与稀有矿物质及锡用料的调和的最终效果’会和化学有关!?”班里立马一片寂静,五只都缩在墙角看我颤巍巍的指着教科书发飙。


# 地板


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板着脸从看得明白的开始讲,有关魔法的一律略过,球球们看我的眼神终于从畏惧到鄙视再到敬佩了。

我就说了,化学我记得牢着呢,教你们这些球,绰绰有余了。

眼看着就要到了午餐的点,我轻轻咳了一声。

“就到这里了,下课。”

伴着铃声, 我率先冲出教室,等着我,午餐,我来了!

留下五只球在教室里面面相觑。


“她真是老师吗?”

“不知道,看那身手应该是教体育的。”

“错了错了,你看她知识渊博身手又好,我估计就是庄园高层秘密派来执行任务的特工。”

“摩尔庄园的特工在摩尔庄园干嘛?”

“电影里都这么说的啊。”

……

齐声:“原来如此。”

不知道为什么,我下午来上课的时候球球们似乎突然热情了一点。

匪夷所思啊匪夷所思。

我整理了一下教学档案,把乱七八糟的教学任务规划好,然后看着时间,丢下一句:“今天

早点放学,明天进行实践实验,带好自己的化学用品,好了,放学。”

拉姆学院有一点就是好,老师可以自由决定教学时间,自由安排课外活动。

我冲出教室后拿着地图直奔向城堡。

今天要是不问清那个“有关魔法元素的控制概论与稀有矿物质及锡用料的调和的最终效果”到底怎么讲,我身为一代教师的尊严就彻底扫地了。

五只球球看了看被我撞开的摇摇晃晃的门,然后整齐划一的跑到窗边看我离校的身影,开始窃窃私语。

“你看你看,每次都冲出去这么急,估计是要执行任务。”

“我觉得应该是去汇报任务吧。”

“怎么说?”

“你没看她往城堡的方向跑吗?”

“啊啊,果然是城堡。”

“没想到啊,她年纪这么轻就这么利害!”

……

齐声:“好酷啊!”

误会,它就是这么产生的。

……

急急忙忙的赶回城堡,走到卧室卸下行头,翻出书就往么么公主那边跑。

说来这小丫头也奇怪,总给人一种亲切感,让你什么事总是先想到她……晃晃头,想什么呢教科书要紧,教科书要紧啊!

我冲到门前时,门正巧被人从里面打开,我愣是没刹住闸,跟来者装了个结实,对方穿着铠甲,一点事都没有……

铠甲啊啊铠甲!

我立马捂着鼻子蹲了下去,忍了忍,没忍住,最终还是疼的红了眼圈。

上面的人担心的问道:“西泽尔,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大爷!别老穿着危险物品在我面前晃荡啊!!


# 5


么么闻声赶来,干笑着扶起我,瑞琪对着我的红眼圈和控诉的眼神,非常诚恳地说了句“抱歉。”

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咬着牙甩了句“没事。”

于是公主放心又高兴地说:“没事就好。”

我对着她笑了笑,猛的想起了正事。

立马拿出手中的教科书,翻到目录,指着一大串让我揪心的课题无耻的说道。

“这个,我不懂。”

正要走的瑞琪转回身,好奇的凑过来,看样子他还以为我什么都会。

我在心中鄙视他,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对什么都感兴趣,面上却虚心的请求指教。跟谁过不去都不能跟老师的尊严过不去啊!

么么看了一会儿,抬头问道:“你是对‘魔法元素的控制概论’不了解,还是不知道‘调和的最终效果’?”

我沉默了一会儿,很想告诉她如果我对魔法元素控制概论不了解,那下面就不用说了。
我沉住气,老实的告诉她:“我不懂什么是魔法。”

“咦?”

“诶?”

我无辜的抬头:“对啊,化学为什么会和魔法有关?再说,摩尔会使用魔法吗?”

瑞琪看了看我,没说话。

么么皱着眉,问道:“西泽尔没有拉姆吗?”

我抬头看她:“你说那球……咳,我是说,没有。”

来的时候就没有啊好不好,那种东西我怎么可能有。

最后公主大人似乎颇为那啥……的瞅了我一眼,我猜得没错的话,她想表达的似乎是“怜悯”。

咦,果然这里要是不带着只球球就会很怪啊。

没等我消化一下这里的古怪思想,那边公主又开口了。

她笑着说:“没关系,有关魔法的问题就去问瑞琪,他可是皇家骑士团的团长啊。”

被晾在一旁很久的瑞琪笑了笑,朝我伸出手。

“多多指教啊,西泽尔。”

我瞅瞅他的手,慢慢的将爪子递了过去,握了握。

其实我很好奇,皇家骑士团团长和“擅长魔法”有什么关联。

想了想,我迟疑的开口:“这样不好吧,团长不通常都是很忙的吗?”

“啊,没关系。”么么上前大方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瑞琪的休息时间刚好和你的工作时间一致。”

我沉默的看向她,不敢再说一句话。


# 6


最近菩提大伯对我异常的好,我问了葡萄才知道,大伯把贪吃、贪玩、贪睡的球球全部放到我这儿了。

估计是他老人家没想到到我手里效果这么好,于是我课业量又增加了……

不得已,我每天都抱着厚厚的教科书往瑞奇家跑。

“这个这个。”我指着注释问,“蘑莲花加入某系魔法产生特殊效果,是那种魔法?”

瑞琪边整理书架边朝这边说道:“是火系魔法。”

我歪歪头,小声嘟囔:“那不是都烧焦了吗。”

瑞琪似乎听到了我在说什么,转头微微一笑。

“因为蘑莲花生长在前哨站附近,对恶劣环境的适应产生了原本个体的轻微变异,内芯产生微热能,用火元素促进,才能把内芯汁液发挥最大功能的浸出。”

他随即特灿烂,特阳光的笑了笑:“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我被他绕的有点晕,主要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庄园内几乎每样东西都与魔法元素有关。

最后艰难的消化掉今天的所有补习,我沉重的向他点了点头。

瑞琪揉了揉我的脑袋,有些感慨地说道:“真没想到你这么小的年纪就掌握这么多渊博的知识。”

我心里撇嘴,戚,我比你大上好几倍啊好不好,况且这里的化学水平又不发达,授课只停留在初学阶段啊……等等,我怎么知道自己比他大上好几倍?

瑞琪把手放下,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我的茫然被他打断,皱了皱眉,我抱着书浑浑噩噩的走出了他家的大门。


[size=11.818181991577148px]小编有话要说:
[size=11.818181991577148px]近期,7K7K摩尔庄园正在对玩家全面开放投稿平台,作为摩尔庄园的忠实玩家,你喜欢把自己在游戏中品尝到的酸甜苦辣分享给其他朋友听么?快来参与我们的亲情活动吧,无论是四格漫画、同人小说、个性装扮还是游戏心得都可以通过我们告知于众。
[size=11.818181991577148px]如有意向请联系小编:
[size=11.818181991577148px]QQ:489586711
[size=11.818181991577148px]邮箱:MEZY7k7k@qq.com

小编有话要说:

近期,7K7K摩尔庄园正在对玩家全面开放投稿平台,作为摩尔庄园的忠实玩家,你喜欢把自己在游戏中品尝到的酸甜苦辣分享给其他朋友听么?快来参与我们的亲情活动吧,无论是四格漫画、同人小说、个性装扮还是游戏心得都可以通过我们告知于众。


# 7


烦恼的日子没过多久,我就被迫招收新生了。

原因无二,按菩提大伯的话,就是:“哎哟哟,西泽尔你教学水平和能力又加强了啊,果然是个人才啊。你看,我这里还有几个要入学的,怎样,你瞧瞧吧,尤其是这个黑色的,天赋极高啊~”

最后我黑着脸又招募了五个球球。

大伯起先说的黑色球球我没怎么在意,庄园里有黑球球的摩尔多了去了,直到上课我才明白,这个球球和普通球球没有可比性。

……

第一节课,我站在讲桌上,看了看教室内多出来的五只球球,照常的“咳”了一声。

“我是西泽尔,你们的化学老师,这个学期我希望你们能认真学习,因为……”

我瞄了瞄正襟危坐、战战兢兢的五只旧球球,又看了看新来的那堆……睡觉的睡觉,聊天的聊天,居然还有人给我在那打扑克……

我特开心的笑了笑,理所当然的,旧球球们惊恐的退后了一步。

我特意瞅了瞅菩提大伯提起的那只黑色球球,不意外看见他头上长着三根金灿灿的叶子,唔,超级球球之类的……吧。

我注意他的时候,他正在懒洋洋的靠着椅背,随意翻着教科书,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视线,朝这边瞄了一眼,看到我后愣了愣,接着又心安理得的继续懒洋洋的看书。

这回换我愣住了。

我心里正琢磨着,哟,小子不赖啊,手上也不怠慢,直接抓起面前的粉笔,走到新来的五只球球面前,逐渐的,说笑的都停了下来,有些不安的看向我。

我温柔的笑了笑,举起手中的东西,朝眼前的球球们晃了晃。

“看,粉笔。”

不意外的收到了一片鄙视的眼神。

不在意的高高举起粉笔,狠狠插入面前黑球球的桌子上!

连根没入!

……

全体球球们看我的眼神都升级了。

我满意的点点头,却看到黑球球的眼睛瞬间亮了亮。

我笑笑,开始老套的自我介绍,介绍完后就开始授课,然后再准时的踩着下课铃的点迈出教室。

……

“你们看到了么看到了么!粉笔!整根都进去了!!”

“哇,她真的只是老师吗?”

“你不知道,她当初徒手劈断了教课桌!”

“天啊!”

“我早就怀疑她是庄园高层秘密派来的特务啦!”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一直呆在角落里的黑球球突然凑过来,兴致勃勃的说道:“还有吗?再多讲一些。”

球球们静了静,接着教室里有炸开了。

“你不知道BLABLABLA……”

啊,真是美好的一天。


# 8


摩尔庄园这个月有三个最新消息。

一,摩尔庄园发现了新的土地——黑森林。

二,化学老师西泽尔卧病在床,医生放话了:一个月之内你连床都别想下!

三,捣蛋鬼RK又出现了。

我哭哭啼啼的指着第二条消息,放声大骂:“骗鬼啊!我就被咬了一下!医生都是伪科学啊!!”

瑞琪按住我的脑袋,把我弄回床上,特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西泽尔,别闹了,我们会给你带照片回来的。”

我:“嘤嘤嘤,我也想去黑森林嗷啊……”

瑞琪:“……”

事出有因,我不得不说明一下,第二条消息真的在骗鬼。

时间倒回三天前,西泽尔教室准备课外活动之时。

由于这几日的教课搞得我心力憔悴,于是我决定进行一次课外活动,并且厚脸皮的顶着教师的身份硬是挤进了球球们的郊游团。

菩提大伯告诉我说,“西泽尔啊,本来学校规定,学生郊游不必老师陪同的,不过你硬是要去,我也没有办法。你自己小心点啊,别给学生添麻烦,有困难时就找学生们解决……”

我听得有些发懵,急忙道:“大伯,你说反了吧!”

菩提大伯疑惑的看向我:“没有啊,就你这小身子骨,上次吃饭的时候,我看你连罐头都没打开,最后还是瑞琪一手一个给启开的。”

我木着一张脸,尴尬的杵在哪里。

“还有上上次,你往教室赶的时候直接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我们心疼的很啊,特意给你换了教室啊。”

我擦擦汗,我还以为是新收学生你才给我换的教室呢。

“对了,上上上次大家滑雪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你没站稳,从山顶直接滚到了山底,么么公主抱着你哭了半天。”

我咬咬牙,那不怪我,雪太滑了。

“诶呀,还有上上上上……”

“大伯!”

我急忙打断他。

“行了我都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就这样啊再见!!”

然后我迅速的收拾行囊,催促着一堆球球们上路。

十只球球里有九只都好奇的看向我。

“老师,大伯说的都是真的么?”

我打着哈哈:“怎么可能,我有那么废吗?”

“怪不得,我就觉得奇怪!老师你一定是装出来的吧!”

我立马挺直腰:“那是,我是谁啊。”

“哇,好帅!”

“不愧是老师啊,伪装的这么好!”

“我就说老师那么废是不可能的啦!”

“所以啊……”

这边叽叽喳喳的令我很是顺心,撇了撇眼,就看到十只中的那一只黑球球满脸黑线的对着我,眼神挺复杂。

我心想,哟,这可不行,我的光辉形象好不容易树立的来的。

于是我边走边开口:“咳,菩提大伯说了,由于是第一次教师陪同旅行,所以你们有问题就

来找我解决,我不怕你们给我添麻烦,但也要自己小心点。”

九只球眨着星星眼看向我,齐声说了个“是”。

剩下那只球的眼神更复杂了。


# 9


我拿着地图在前面带路,后面跟着一堆球球蹦来蹦去。

走着走着,我看了看眼前出现了不止一次的巨石,讪讪地转身看向一脸崇拜的球球们。

“那啥,你们觉不觉的,这地图有点问题?”

球球们凑上来。

“哪里有问题?”

我尴尬的咳了一声,弱弱的问道:“你们不觉得这条路我们走很久了么?”

“哇,那这地图肯定有问题!”

“没错,老是说有问题就是有问题!”

我扶额,颓废的叹了口气,不是让你们商量这些啊啊!

一旁沉默良久的黑球球慢慢过来,撤走我手中的地图认真的看了看,然后抬头盯着我,说道。

“老师,你是想说,我们迷路了,对吧?”

球球们静了静,一起盯向我,又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诶,老师不会是路痴吧。”

“不会吧?”

“我看像,拉姆学院离老师住处那么近,老师不还是每天拿着地图赶来赶去的吗?”

“这么说也对……”

“毕竟才这么小。”

“人无完人嘛!”

“哦……”


# 10
我顶着巨大的压力,一把扯过黑球球和我的地图,说了句“你跟我来”,便拽着他跑进了一旁的树林中。
然后两人就开始大眼瞪小眼。
我挫败的垂下头:“喂,怎么办?”
球球鄙视的看向我:“你不是老师么?那个传说中徒手劈开硬得像石头一样的教师桌,用两根手指就能把软软的粉笔插进我桌子里的西泽尔老师吗。”
我猛的抬头瞪向球球。
“谁给我传的这么离谱?!”
“咦?你都不知道啊。”
“这不是废话吗?”
“老师不要骂人哦。”
“骂人你个毛绒球!我一个脏字都没吐!”
“行了,再吵下去也没用,你把地图给我,我能带你们走出去。”
我想了想,迟疑的伸出手,把地图递给他。
他在那里认真的研究地图,还拿起一旁的树枝勾勾画画。
我托着下巴坐在石头上,紧张的看向他。
“喂,球球,你叫什么名字?”
那厮似乎听到我的称呼后愣了愣,随即冒着青筋头也不抬的回到:“比……我叫比鲁。”
“哈?”我起身。“怎么这么拗口……算了,这次你表现良好,回去后我给你一朵小红花啊。”
我伸伸懒腰,无视他脑袋上的黑线。
等他研究完地图,我们便走出小树林,上路了。
只不过这次是比鲁领头,我在一堆球球中扎眼的走着。
在比鲁的带领下,我们的路途终于回到了正轨,万岁……万岁你个头啊!
我看着天边的夕阳,叹气。
这下好了,本来预计一天之内到达目的地,结果被我这么一拖,误了行程,恐怕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了。
# 11
黑球球比鲁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望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强烈的鄙视。
我欲哭无泪,最后还是放下了背包,朝球球们喊道:“好了!今天要在这里过夜,大家现在
去找蘑菇之类的吧,我和比鲁会在这里捡柴生火,不要走太远,就这样。”
球球们乖乖的走远,我开始沉默的捡柴。
比鲁呆在营地的石头上一动不动的盯着我。
一分过去了,两分过去了,三分……
我忍无可忍的把柴摔到地上。
“喂,好歹帮帮忙啊!”
比鲁无所谓的瞅了瞅我:“你当是谁把我们弄成这样的啊?”
于是我继续默默地捡柴,默默地生火。
球球们回来后我又开始默默地煮饭。
“哇,西泽尔老师还会煮饭!”
我翻翻白眼,废话,不然让你们捡蘑菇来干嘛?
“老师一定常常干这种事吧。”
那当然,晚上我都是溜去皇宫的厨房里自己开小灶吃夜宵的。
“我主人和我从来都是买快餐。”
戚,那叫没责任心。
“老师好厉害啊,身手好,还会做饭。”
那是,舍我其谁啊!
比鲁(闲闲的):“老师,你汤要糊了……”
那是……啊啊?
我立马手忙脚乱的把锅拿下,翻开背包找出纸杯,掏出压包底的勺子,把汤一一盛好。
总之,汤的味道还可以,比鲁小球球也没有再明显的鄙视过我了……万事OK。
过了不久,天空逐渐黑透了。
我们选择的营地类似于一个小型盆地,四周大多是小山崖。
从这里躺在地上看星星其实视野挺好的。
一共三个帐篷,本来是我一个,球球们两个。
结果我怕比鲁败坏我名声,于是硬把他扯了过来。
理所当然的,比鲁遭受了剩下九个球球充满怨念的眼神。
我擦擦汗,估计在他们心中,我已经成偶像了……
月满星稀,我拽着比鲁钻进帐篷,心安理得的躺下。
比鲁似乎看了看我,没说话,躺在了帐篷的另一边。
我瞅了瞅他,笑道:“我又不会吃了你。”
比鲁:“跟你在一起我怕自己会变傻。”
我盯着他看了看,圆滚滚的身子,金灿灿的叶子。
猛的想起我晚饭没怎么吃饱。
我吞了吞口水:“喂,比鲁,你说,拉姆是什么味道的啊?”
比鲁惊恐的瞪向我,挪去了更远的地方,并且把一切能挪动的东西横在了我们中间。
那边传来声音:“你要敢过来我就咬死你!”
我更郁闷了。
# 12


眨眨眼,我安安静静的躺好,困意逐渐涌上来。

就在要睡着时,外面突然出来了一声嚎叫。

我猛地坐起来,不安的拽着被子,弱弱的朝那边喊道。

“比、比鲁,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那边沉默了半晌,就听比鲁传来闷闷的声音:“没……”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半信半疑的躺下睡觉,结果还没占到沉头,就听见外面又传来声响。

“嗷唔——”

我冒着冷汗“腾”的站起来。

“比鲁!!”

那边比鲁沉着脸越过我们中间隔着的障碍物,朝我点点头。

“嗯,我也听见了。”

我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糟了,遇到野外生存最危险的情况了。

我缓缓走到帐篷外,小心翼翼的向四周瞧了瞧。

没有一丝动静。

那声音似乎是从上面传来的,我又小心的朝上面看去。

居然是匹狼!!

我僵在原地,遇上什么都好,就是怕遇上狼。

狼是群居动物,现在应该是狼群觅食时间,没道理就一只来。我咽了咽口水,惨了。

比鲁挨了过来,我以为他也是紧张,没想到他却对我说:“别怕,你先镇定下来,总有办法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很镇定,你顺着这里去其他帐篷里,我记得班里学过飞行课的球球挺多的,你去把他们叫醒,让他们没人带着一个没学过飞行课的球球逃出去,去目的地**。”

比鲁看向我,冷静的说:“能飞行的只有三个,加上我一共四个。”

我擦擦头上的汗:“四个的话,就能带四个不会飞的球球了吧。”


# 13
这才八个啊,我心中焦急。
比鲁看向我,认真的说:“我能带两个。”
我点点头:“那至少九个球球都安全了,剩下的那只我来保护吧。”
比鲁问道:“那你呢?”
我回头朝他“嘿嘿”一笑,道:“我可是老师啊。”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去其他两个帐篷中把该办的事都办了。
山崖上的那匹狼似乎注意到了这边发生了什么,于是大大的吼了一声,俯冲下来!
球球们都反应很快的冲出帐篷,朝目的地出发。
比鲁丢给我一只瑟瑟发抖的黄色球球,担心的朝我看了一眼,转身带着两个球球飞走了,走
之前朝我喊了一声。
“你坚持住!一会儿我来接你!”
我苦笑了一下,朝他摇了摇手,抱紧了怀中的黄色球球。
这回咳真是球球了,连叶子都没有长。
不经意间,周围已经多出了一双双幽绿色的眼睛。
怀中的球球发抖得更厉害了,我安抚的拍了拍他,把他放到了我的肩膀上。
“乖乖呆在那里,没事的。你要怕就闭上眼睛。”
球球老老实实的呆在我的肩头,我看着眼前蠢蠢欲动的狼群们,默默地把手伸进背包里,掏出了一把小巧的匕首。
我看着匕首,想起了当天么么和瑞琪送我的情景,不由一阵好笑。
么听说我要厚脸皮的跟着自己的学生去郊游,于是担心的嘱咐了一大堆事情,倒是瑞琪,只是走过来,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递给我。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把匕首你带着。”
# 14
我狐疑地看向他。
瑞琪笑笑:“我也不指望你能用它砍东西,不过手柄这里有颗宝石,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按下
去,骑士团总部会受到魔法波动,我们就会赶过去。”
我当时心里靠了一声,敢情是个GPS定位啊!
面上却是高高兴兴的收下了。
么么公主笑道:“不过也不一定能用上,还是好好带着吧。”
现在想来,瑞琪还真是未卜先知啊啊。
我飞快的按下手柄上的宝石,然后抽出匕首,反手握刀,静静的盯着眼前的狼群。
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就跑。
抱着这样的信念,在头狼越过来时,我敏捷的向旁边滚去。
狼群见我躲开,便瞬间一拥而上!
我费力的挥舞着匕首,无奈匕首就是匕首,它总比刀要短一截。
看看躲开左边狼的血盆大口,右边狼一爪子就飞了过来,拍掉了我肩头上的球球!
我听见皮肉和衣物的撕裂声,然后便看到自己的血液喷涌而出。
急忙看向被甩出去的球球,我呼了口气,还好,伤到的只有我。
球球一动不动的躺在原地,估计是吓傻了。
我这边不断地挑、刺、劈,他那边愣是没有动静,狼群似乎感到了什么,于是便有一小队狼向球球涌去!
我猛的睁大眼,躲开眼前的利爪,迅速的朝球球扑去!
球球被我拦在了怀中,我还没落稳脚,肩膀上就传来一阵剧痛!
我睁着血红的眼睛奋力的用匕首向后刺去,正中咬着我肩膀的狼脖子上的动脉!
我喘着气将身上狼的尸体踢开,摇摇晃晃的盯着眼前似乎越来越多的狼群。
肩膀上血肉模糊,伤口深可见骨。
我甩了甩脑袋,警告自己要清醒、清醒!
眼前却一阵发黑……
狼群又要扑上来,我赶忙抱紧怀中的球球,紧紧闭上了眼……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袭来,我艰难的睁开沉重的眼睛,就看到一面盾牌挡在我眼前。
晕倒之前我似乎听到比鲁的声音。
“喂,西泽尔不要睡啊!你还要帮我保密的啊!”
然后就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 15
下一页

热门推荐

相关圈子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