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个性商城
粉丝:1140 话题:80

【文】《迷途》作者:梓也

发布: 2015-01-14 人气: 3095 回复: 17

1351067147664.jpg


序章
【摩尔历4720年9月27日·黑森林】
幽暗的森林里透着亮光,清冷又模糊,令人看不真切那究竟是什么,萤光或是灯火,还是什么其他的。
在亮光中,似乎有一个人影来去,神色悠然,看似在光中舞蹈般的步伐,缓缓地走到一块不起眼的石块前,虔诚地合上双眼与双手,嘴里喃喃有词,像是在唱歌,又像是在吟咒。
只见旁边的光点渐渐发亮,聚拢,形成大的光球,附上石块又形成光束往天空放出,发出巨大声响,光束瞬间碎成无数光粒散落。森林里又重回寂静,好像何事都未曾发生那般。
少女站在石块边,轻轻说道:“从此刻起,这个世界要尽数崩坏了。”话毕,她便转身往森林中走去。
半晌之后,从树上下来又下来一人,踱步到石块前,轻抚了下石块顶部,又惊慌地转头,只见到熟悉的骑士盔甲与战袍,瑞琪拿着长枪对着他,说道:“rk,你私闯黑森林又触动了涟之石,现在我们必须将你带到公主面前,让法律来审判你。”
听到周围漆黑的森林渐渐火光被照亮中,以及从四面八方传来的阵阵马蹄声。rk冷笑一声,没想到那个女人的条件是这样的。
“我擅自进入黑森林,又故意触动涟之石,现在请求瑞琪团长将我带回庄园内,让公正的法律对我以公正的裁决。”rk踱步上前,对瑞琪做了一个俯首的动作。
rk的态度令瑞琪错愕了,但他很快又将表情收起,命令让士兵将rk带走。
马蹄声消失在云雾迷桥的一段,幽暗的黑森林仍然透着朦胧又迷人的光。

标签

相关推荐

第一章:
【摩尔历4720年9月29日·摩尔城堡】
“公主殿下,出庭的时间已经到了。”洛克行政管恭谦地俯身行礼。
身着华服,火红的发色衬得头顶的王冠烨烨生辉,展现了这女孩的身份不凡。她转身问道:“今天又是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出面?”
“不,公主。前夜从黑森林里传出的异动与亮光被证实为涟之石的异动,若不是有人故意触动这石,便不会如此。而恰在异动之后,瑞琪团长带人在附近发现了rk,并已将其抓获。在这几天的审问之中,rk对于此事并没有狡辩,甚至有着默认的态度。公主,您看.......”
“好了,我会出庭的。”么么公主向洛克挥了挥手,便又转身回去看着窗外的天空,想起前几天玛丽说城里突然多了很多穿奇怪的黑色衣装的摩尔,好像与尼尔拉法师有关,经常在城里帮摩尔们祭祀或是送葬,行为十分神秘。想到这里,么么叹了口气,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在城里随意穿行又不被关注。
洛克知道公主不愿再听,便退下了。
雍容华贵的殿堂庄严又肃穆,象征了皇家至高无上的地位以及法律的公正意志。而平时无人踏足的法庭殿堂如今却是人声鼎沸。
“肃静!现在将罪人rk带上法庭!”洛克行政官重重地敲击了案板后,众人便骤然安静下来,整个殿堂鸦雀无声,只有阳光透过五彩琉璃窗投在地上的光影挥之不去,不远处,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以及悉悉索索的金属碰撞声,听动静好像是铁链之类的。
当rk被皇家骑士带入殿堂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平时所带的蝴蝶眼睛已经被人摘下,取而代之的是被白布所遮的眼睛,手脚被铁链所束,每走一步都会有金属链摩擦的声音,在寂静的殿堂里显得格外刺耳。
“rk,你对于你触动涟之石,引起黑森林异动,甚至是世界异动有什么解释吗?”洛克行政官仍是一副肃穆阴沉的样子,他敲着案板,审视着下面被压制的rk。
“......”
“rk,你对于你的罪行没有任何解释吗?”洛克以厚重的声音又一次发问。
“......”
# 沙发
“rk,你......”洛克已经是一脸不耐,再次开口发问。
“够了,不需要再问了。”么么公主站起身来喊道,众人的视线全部都转向王座上的那位公主,眼神里带着好奇与期待,“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没有人知道涟之石为何会有异动,或许只是一阵亮光。”
“公主,恕我冒犯,涟之石的异动已是事实,而rk又被皇家骑士团在其附近所发现,我相信这绝对不是什么偶然,也可以说这就是他所做的,因为在当晚没有人进入黑森林。”洛克行政官的言语没有一点松懈,严肃又沉厚。
“黑森林这么大,有没有人逃过前哨站而偷偷进去了,又有谁会知道呢?”么么公主的语气显得十分激动,甚至想从王座上下来与洛克辩论这个问题。
洛克看到公主这么失态的表现不免叹了口气,便继续说道:“公主,请不要对皇家骑士团这么没有信心,允许我问道,皇家骑士团会让摩尔们潜入黑森林吗?我看在整个庄园内,也只有rk能有这样的本事。”
“那也......”
“是我触动涟之石,引起黑森林的异动。”沉寂了很久的rk突然一句却引起了众人的纷纷议论。整个殿堂又显得嘈杂。
“肃静!”洛克又怕了拍案板,众人顿时停止了说话,看向王座上的公主。
公主沉默了,好像陷入了沉思,洛克便站起来宣读,“罪人rk,因擅闯黑森林,触动其中禁忌,被处以叛国罪,于明日正午处决。”后面还有多条罪状,大都是禁令。
宣读结束后,所有人都是一脸沉重,好久都没有人犯下过如此沉重的罪孽了,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皇家是否隐瞒了什么,为什么rk所触发的禁忌被处以叛国罪......越来越多的疑问在城堡外扩散,但不会真的有人会去询问或是调查,因为皇家所瞒的大都是禁忌,谁会去触碰禁忌呢?
# 板凳
第二章
【摩尔历4720年9月29日·黑森林】
在朦胧的迷雾断桥另一端,幽暗的森林树丛间时时漂浮着异样的光点,不似灯光,也不是萤火。微弱的漂浮光粒没有照亮漆黑的森林,却将阴暗的森林照的更加神秘。
在广袤的树海中只有一处的光显得异常,那是一颗十分茂密且高大的树,但若在近处仰望,这却是一棵藤蔓,攀附着后面的石壁,好像望不尽藤蔓缠绕的终点。石壁间有小水流流下,流到树下汇成水潭,不深却水清,来自藤蔓上方的叶间落下点点光点,像是星辰,当靠近水面时便消失了。
水池旁站着一位少年,银发蓝瞳,右眼角的一颗泪痣显得他十分柔和,当另一位少女时踏入这片领域时,他才转身,平静地说道:“由兮,肆藤周围的光点已经开始异动了,你现在要给出个说法了。”
少女莞尔一笑,状似无邪,开玩笑的语气般讲到:“离缘真是爱操心,你可知这些光点不是来自这座森林,异动只是由于灵魂光粒之间的互同性,因为不是来自这森林的土地的气息才会让这肆藤上的光点异动。”
离缘转身又看向湖面,眼睛里也是一湾湖水般平静,开口问道:“它们来自何方,你能知道吗?”
“或许是那云雾迷桥的另一端,也或许是这森林的东方角,我又怎么敢确定呢?”由兮坐在岸边,将手放在湖水里,“但是我知道,肆藤的异动,也就是世界的异动。即便不想与那一边的居民有所关联但仍然还是到了这一步。”
“……”离缘沉默了,好像在思索着这片领域不再有人言语,只有光点仍然倾落在湖中。
# 地板
人物介绍:
【皇家】
摩尔庄园的统治阶级,被人们所爱戴歌颂,政治公正清明,律法严谨开放,但在皇家内部,似乎有着鲜为人知的秘密被匿藏。
么么公主
摩尔庄园最高领袖,实则对于领袖的责任十分看轻,向往神秘的冒险经历,性格十分活泼,但不善言辞,无法正确地以语言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想法,行为举止里总能透露出皇家贵族的气质。一直思念着逝去的家人(摩尔王八世与兄长塞拉),以至于无法正确地行使自己作为领袖的权利,对于一件事容易感情用事。
洛克
摩尔庄园的行政官,是管理、计划、组织各项重大事务的人(不要计较这里),作为么么公主的抚养人,要时时关心公主的生活起居,又同时对于庄园的各种事情都有着极其理智的看法,十分有责任感。不过对于感情用事的公主又极其失望,但他仍然希望公主可以慢慢成为以皇族责任为第一的人。
瑞琪
摩尔庄园的现任骑士团团长,为人处事理智果断,以守护皇家尊严与荣耀还有皇族之人的安全为任。
——————————
【黑森林·西罗族】
是居住于黑森林的种族,与现今摩尔皇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是如今皇家向人民所掩盖的秘密,他们不被书籍所记载,不被人们所得知,而被称为禁忌。
由兮
西罗族的下一任族长,对在黑森林的生活十分喜欢,很喜欢祭祀与送葬之类的工作,“因为这是灵之间的交流。”她对此是这样说的。为人处事先将族群的责任放在首位,不喜欢和其他人有所纷争。
离缘
西罗族的族人,和由兮一起在黑森林长大。
# 5
第三章:
【摩尔历4720年9月29日·城堡地下二层】
这里是城堡地下二层①,不像是一层的城堡地下,这里是阴暗,潮湿,可怕的,甚至是正午的阳光也无法照进这里。但这个地方却是城堡里最重要的地方,被用于关押重罪犯与犯错的皇族,也被用于做着一些不可见天日的实验。
此刻,城堡二层尽头的监牢里被打开了,见不到一丝光亮的牢里摊坐着一个带着白布的人,全身显得无力。进来的人是皇家骑士团长——瑞琪。他身后的人给他端着蜡烛,当走进牢房时才看清,rk被锁在牢房中心,脚上的镣铐长得各自延伸至房间一角,而手腕上所附的链条将双手紧紧锁住。(瑞琪快上!)
瑞琪摇手让身后的人退下,但显然,这人并不想空手而去,瑞琪伸手拿出金豆(这个货币在此时显得太逗)交予后面的人,那人将蜡烛交给瑞琪后俯身而退。
rk冷笑一声道:“你来这里不怕皇族所追究吗?你所追寻的荣耀也不过是那个傀儡公主②罢了,你现在又来找我又是何事?”
“鲁比呢?”瑞琪没有回答,却反问起rk。
“与你何干?”
瑞琪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被人发现时的慌张我可是没有看错,若真是你所触发的涟之石你又怎么会这样,我所认识的你,可不是这么容易被看破,行使又如此草率的!”
“只不过是那天没能逃过罢了。”rk的脸转到一旁,又顿了一下,“而且我没有想到,皇家骑士团的动作和衷心都是这般厉害。”
这话像是嘲笑一样,但瑞琪看得出rk不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他也转身想要离去时,又丢出一句话:“我只是想知道真相罢了,无论如何,我并不想看你会因为这种冤罪而被处决。”
“你所想知道的无非是我为谁而替罪,你我都明白,这个王国的腐朽早已开始了③,它不再是以前那个王国了,而你想知道皇族为我定下的罪孽背后的真相无非是徒劳的。”rk感觉到背后的光越来越微弱了,于是便笑着说道,“再告诉你一件有趣的时,这冤罪我是自愿替的。”
# 6
听着地下二层的脚步声急促又沉闷,rk顿时觉得心里一阵爽快。尽头的光芒越来越暗,直至消失,牢门重新被关闭,砖墙内又是一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就像是每个人和这个国家的未来。
“比布。”rk在黑暗中清晰地听见一声叫唤,于是微笑着说道:“鲁比,好孩子,快过来,告诉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比布比布!”(我不会翻译拉姆说话的)鲁比又轻快地叫了几声。
“那个女人果然还是守信用的,如果你是她送进来的,那也就是说,她已经进入城堡了。”rk脸色显得阴沉,鲁比蹭到他的手边,跳了几下以示安慰,rk费力地抬手轻抚了它,又轻声说道,“你也真是笨蛋一个,这么容易的被她骗了,害得我也成了笨蛋。”
rk动了动双脚,不自在地举了下右手,对鲁比说:“快将我的白布解下来,既然你回来了,我也没有理由再待在这里了。我们回去见由兮和离缘。”
鲁比又欢快地飞起来叫唤了几句。
夜晚的月光洒着这座王国的每一个角落,清冷又轻柔,显得无比温馨,但是,城堡内,每个人都各有所思。
【摩尔历4720年9月30日·摩尔城堡大厅】
五个穿着黑色哥特装束的男女半跪在么么公主面前,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格外显眼。
“公主殿下,吾等自南方而来,是异国的旅者,受前几日庄园内的异动之光吸引,希望能探寻到其中奥秘。”为首的一位银发女子上前说道,并双手奉上一个羊皮卷轴。
听完此番言语,洛克低头沉思着什么,而么么公主看完羊皮卷后却站起说道:“既然是南方的旅行者,但是城堡如今是不方便他人进入,望你们见谅。不过你们可以以我的名义住进尼尔拉塔。”
—————————
【注释+理解】
①城堡地下二层:这是因为剧情需要而加设的场景,因为平时所见的城堡地下没有那种囚笼的气氛,所以加设。至于里面的秘密(比如此章中所提及的实验)之后的剧情会讲。
②傀儡公主:不是指某人篡夺了么么公主的最高领导权,而是在严明的法律下,皇族的领导权被司法所渐渐替代削弱。虽然大体上是好的,但对于皇族来讲,公主这个地位近乎于是权力的傀儡。
③王国的腐朽:就像是现今的摩尔庄园和过去的摩尔庄园相较那样。
# 7
第四章
【摩尔历4720年9月30日·黑森林】
午后的黑森林上空笼罩了一层阳光,显得静谧又朦胧,林子里不时飞过几只肥硕的菲利克斯。从云雾迷桥旁的小路一直延伸进森林深处,有一座村落,而村子的后面就是一片高大的石壁,上面生长着这森林里最奇异的植物——肆藤。
村落里的摩尔来来往往,谈笑风生,十分热闹与繁华,这里的人们好像并不在乎是生活这幽暗的森林里一样。稍稍远离村庄,在肆藤下的一处小屋里传出了几人交谈声。
“欢迎回来!rk!”由兮扑向rk,抱起了鲁比就盘坐在地上玩弄起它的叶子。
离缘看着尴尬的rk便圆场道:“欢迎回来,最近有什么见闻吗?”
“咳!”rk故作咳嗽,就讲道:“见闻没有,不过我想问,涟之石的异动你们应该察觉到了,难道不想和我说说吗?还有离洋,你们就这么让她去那座墙后面?”
“说起涟之石,那是……”离缘似乎要解释,却被由兮打断:“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由兮停下玩弄鲁比叶子的双手又抬头,“你现在不应该先去休息比较重要吗?”
“可……”rk刚想说话,便被旁边的离缘架起来拖到屋外。
rk甩开离缘的手,与他面对面而站,说道:“最近究竟发生了什么?”
离缘无奈地放下手,先是叹了一口气,对rk讲道:“我们都知道你在城堡里受了多大的委屈,但是很快就要过去了。”离缘转身背对rk,又低着头,压着声音说道:“无论是你或是离洋做过的将要做的,由兮都想将其独自担过。”
“哈?”rk听到这话后大步上前,将离缘的衣领拽起,大喊道,“你说什么?如果真是这样,那由兮岂不是必死无疑了?”rk早就知道他的处境,触发了涟之石不说,光是以前的作为就已经可以令人厌恶。
“因为肆藤开始异动了。”蓝色的眼眸看不出一点波澜,给人镇定的力量,但rk不这么想,他叫到:“是因为离洋那个女人触动的涟之石吗!”
“不是的!”屋内的由兮走了出来,手上的鲁比被放了出来,在空气摆着那几片叶子,令人心情愉悦。由兮淡淡地说道:“离洋一开始就没有触动涟之石,只是靠涟之石周围的灵魂光粒的聚集制造成巨大光束,虚构出涟之石异动的场面,让摩尔皇族误解。至于她为何寻了你当替死鬼,你也应该知道她的兴趣。”说道这里,由兮噗嗤一笑,离缘默默地别开脸,不肯直视现在rk的表情。
在欣赏完rk的表情后,由兮又作镇定状,继续说道:“其实是她还不能露面,于是找了在摩尔庄园内有众多前科的人,也就是你来担这个罪名,为的是让这条罪状公诸于世。”
# 8
rk仍是不解,又继续问道:“这条罪状有什么特别的吗?还是说涟之石有什么特别的?”
“rk果然聪明!不过听我讲。”由兮微微一笑,继续说,“在那个王国内,人们并不知道涟之石的存在与意义,很显然,皇家掩盖了这一点,我不知道目的,但这里面对于那些摩尔却有利有弊。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可以不为将来担忧,继续在皇族给他们的幻境里生存;但正是因为这不知道,很可能会令他们无意触动这石头,到时候这个世界可能会真的进入倒计时。”
说到这里,三个人都沉默了,鲁比飞到由兮的脸边,蹭了蹭,由兮将它抓住,放在手里轻轻抚摸它的叶子,转身,想要进入屋子时,又丢下一句话令rk变了脸色:“不过我没有想到么么公主和瑞琪对你的维护可以令洛克没有将这件事透露出来。”
“那肆藤呢?”rk想要继续问清楚,但由兮已经进入屋内,表示不想再作答。
而一旁的离缘终于说话了:“肆藤的异动只是一小部分,不是因为涟之石的连锁反应而异动,不用担心由兮的,我和你还有离洋,我们都是想要守护她还有这片森林的。”
看着离缘的眼睛,rk也平静下来,低头思索着,而一旁的离缘抬头望着天空,想着,如果战斗开始了,我们还能守护么,到底要选择那边的责任呢?
【摩尔历4720年10月03日·摩尔城堡】
“公主殿下,吾慕南瑛从东方而来,目的是来与本国建立友谊,成为盟国。”一名黑发长袍汉服女子站在大厅中央,大声地说道。
“哦?从东方而来,是从那个汉青叔叔每年都会去往的东方吗?”么么公主十分好奇,语气里带着几分向往。但这不合现在的场合,旁边的洛克轻咳了一声,示意么么公主注意语气。
慕南瑛看到这一场面,轻笑便又讲道:“是的,公主殿下,在黑森林那头的东方便是我富庶强大的苍耀国①,希望能与我国第四皇子成婚,恭临我国国土之上。”语言里不失礼数却又透着几丝得意和示威。
成婚?!在场的人都惊讶了,就连平时庄严肃穆的洛克行政官也是如此。
于是,慕南瑛见到这预期的效果就更加得意了,对旁边的侍从施了眼色。又对王座上的公主讲道:“与公主成婚的便是我国第四皇子慕南瑜,我已经让人去唤他,公主可否见他一面?”
“……”么么公主仍然还是惊讶于先前的“成婚”,并没有作答。而片刻后,另外一名黑色短发的少年走进了城堡大厅,与女子不同,他所穿的虽然也是汉服,但显然没有旁边黑发女子那般庄重与华丽。
他进入大厅后便向周围的人介绍道:“我乃苍耀第四皇子,对公主已经向往多年,又恰知我先辈与摩尔王八世有所
# 9
有所约定,真是心想事成啊。”说着,便从衣袖里拿出一卷卷宗,让人拿给王座上的么么公主。
当么么公主看完后,脸色瞬间苍白了许多,洛克接到后也是一阵惊异,上面确确实实有着婚约的说明,甚至连摩尔皇家的印章也有。
——————————
①苍耀国:本文原创国家,与汉青每年都离开而去的东方相联系。是一个强大又富庶的国家,原先有过内乱,目前国家内有两位皇子与皇女。(放在人物介绍的就会是主要人物)
# 10
珊珊来迟的第四章人物介绍
【人物介绍·东方·苍耀国】
慕南瑛
苍耀国的第二皇女,为人城府极深,考虑事情面面俱到,做事也颇为圆滑。崇拜和尊敬自己的大哥(后面剧情看吧),喜欢将人被自己所掌控,不喜欢自己被别人所戏耍,凡事以自己的国家为先,是一个十分成熟的女性。
慕南瑜
苍耀国的第四皇子,与慕南瑛不同,慕南瑜喜欢隐藏自己所想的,随心所欲,性格乖张。同样崇拜和尊敬自己的大哥,是一个被宠溺的少年,不喜欢第三皇子(这是个隐藏人物)。
# 11
第五章
【摩尔历4720年10月03日·尼尔拉塔二层】
“尼尔拉法师,对于东方苍耀国的挑衅,你怎么看待这件事?”离洋走进屹立在栏杆前的尼尔拉法师,打趣着问道。
望着王国的夜色,尼尔拉法师轻声叹了一口气,慢悠悠地讲到:“皇族印章之事已是事实,若不答应此事一定会引起大战,但事后若得真相,苍耀欺瞒皇族,也同会引起我国人民的反抗。”尼尔拉法师顿了顿,又转身面朝离洋,说,“只是两者之争,必经黑森林,你们这些来自异国的唤灵师①该如何抉择,是选择东方还是我国呢?”
离洋眼里充满笑意,而后转身背对尼尔拉法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如果我们本身没有死过,便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这个国家,可惜......”月亮被云层遮掩,遗漏的光芒却刚好照射在她的发上,与她此时的哥特装束相衬显得优雅却诡异。
尼尔拉法师不语,而离洋又问:“为什么像您这样的法师要留在这个国家,帮助这样的皇族?”
“这是因为责任呀.....”尼尔拉法师又一次叹息,转身离去,他厚重的的声音在黑暗的过道里响起,“这与个人看法和情感无关,只是作为这个国家的人的责任罢了。”
尼尔拉法师走后不久,月亮又重新露出全貌,离洋的银发显得更加闪耀了,同时也照亮了这边暗处的某人——么么公主。
“公主,你听见了吗?”离洋不像是对公主说话那样恭敬,反而还带着一丝玩味,“你要怎么做?”
“我想要离开。”么么公主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带着坚定的眼神望着离洋。
而离洋却在心里默默地叹气,想到刚刚尼尔拉法师对这个国家的维护,想到洛克行政官的负责,想到瑞琪对皇家的守护,甚至是rk......但是这位公主应该是让他们失望了吧。离洋无奈地讲到:“你走吧,去前哨站,在前哨站的离歌会接应并你并帮你安排好的。”
么么公主听到之后,拢了拢头上的纱帽与肩上的披肩,便消失在另一头的过道尽头了。离洋一直看着,脸上的苦笑再也掩不住了,但仍在心里盘算,是否要营造一个苍耀绑架公主的假象。不过无论如何,明天是绝对不会平静了。
【摩尔历4720年10月03日·黑森林】
“公主殿下,越过这座云雾迷桥之后便会是幽暗的森林,我这边只有几日的干粮,如果您真的不想再回到城堡了,请您务必找到地方安顿下来。”银白的短发在云雾迷桥的凝重雾气前显得迷离,但蓝色的眼瞳给人平和与坚定。
“离歌,我问你,我这么做是否是自私的?我感觉离洋没有告诉我,但我能感受到她的失望。”么么公主望到那边的黑森林,神色在此时也显得犹豫。
“有许多人都不希望你这么做,包括离洋阁下,但是公主殿下,如果是自己十分确定的事,就不要被他人的思想左右了。”离歌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即便那是被世人所认定为错误的,只要自己坚信的就不必犹豫了。”
么么公主转身看向那头的森林,深呼吸之后便快步走过云雾迷桥。
留下的离歌平静地看着离去的身影,而后又抬头看着天空的夜色,七日之内,大战便会开始的吧。
# 12
【摩尔历4720年10月03日·神秘湖】
一艘停靠在码头的楼船②上灯火通明,照亮了整个湖面(话说神秘湖真的是湖吗!?)与湖面上空的黑夜,船上时不时传出笙歌的音色,可是一番热闹欢腾的景象。
“阿姐,你觉得联姻这件事会有多少可能性?”慕南瑜说完后又拿起桌上的酒盅饮了一口里面的美酒。
坐在对面的慕南瑛唇角一勾,笑着说道:“本来的目的便不在联姻,只是有个恰当的理由引起战争,好让我们能取得黑森林。”慕南瑛又夹了几口菜后,又讲道,“而且你今天没有见到那位公主的反应吗?我觉得发起战争的机会不会太远,最少三日,最多一周。”
“不过是否能轻易动兵,看的还是皇叔和大哥的回应吧。”慕南瑜笑道。
楼船上仍是灯火喧嚣,谈笑风生,而此时在城堡内却已经是乱了套,前些日子的rk畏罪逃脱,今日东方苍耀无故挑衅,而公主如今又不知所踪,无论是洛克行政官还是皇家骑士团的表情都在此刻变得凝重。
——————————
①唤灵师:本文原创身份,源自黑森林西罗族,拥有与已故之人的灵魂的交流沟通为方式来发动能力(就是本文序章离洋发动光束的能力),与法师(尼尔拉)或是拉姆的能力不同,唤灵师本人没有魔法能力,只是与灵魂的交流来形成能量,因此特别的不是能力,而是唤灵师可以与灵魂对话的方式。
②楼船:中国古代大型战船,外观似楼,《后汉书》记载,公孙述盘踞汉中,曾打造十层赤楼帛兰船。吴主孙权也曾造大楼船,名曰“长安”,可载战士三千。
# 13
【人物介绍·黑森林·西罗族】
离歌
西罗族族人,为人理智,负责任,性格恭谦,喜欢称别人为“阁下”,是一位唤灵师。个人素质与各方面能力都均衡,常常帮离洋做背后棘手的事。
【人物介绍·东方·苍耀国】
慕南琛
苍耀国第一皇子,慕南瑛与慕南瑜口中的大哥。是被寄予厚望的苍耀王位继承者。
——————————
# 14
第六章
【摩尔历4720年10月04日·摩尔城堡】
洛克行政官面无表情地从大厅的走廊里经过,一旁黑暗里的离洋走出来向他问到:“洛克行政官,这样做真的可以吗?”
洛克没有作答,他知道这样的做法如果被揭穿无疑是给了东方苍耀一个发动战争的机会,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拖延了。
“找一个女孩作为公主的替身,洛克行政官,这个办法并不是最好了,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蠢办法。”离洋嗤笑道,她看向洛克,银白的头发笼罩着一层金光,因为是背光,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从语气中可以得知她脸上的笑意。
洛克叹气,边走边说:“王座不可能空着,如果不这么做,战争在明日便会打响,无论公主是否想过国家的未来,我都只想多保住这个国家一天。”洛克又转身面向离洋,说道,“而且不要对皇家骑士团太没信心了。但如果知道公主是被其他摩尔怂恿或绑架的,皇家也绝对不会放过的。”洛克的声音越来越远,但离洋却能听到最后一句话时的语气的冷酷无情。
离洋摇了摇头,从窗口望向远处神秘湖面上的楼船,若有所思。
# 15
下一页

热门推荐

相关圈子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立即注册